app's jpg

扫一扫,即刻安装钝角网APP

郭良平: 已经在“修昔底德陷阱”里的中美两国只打贸易战是中国的幸运
当前位置:首页 > 大国字号:

郭良平: 已经在“修昔底德陷阱”里的中美两国只打贸易战是中国的幸运

郭良平: 已经在“修昔底德陷阱”里的中美两国只打贸易战是中国的幸运
2018-07-06 10:08:58
来源:联合早报 作者: 郭良平
中国这次很幸运,碰到的是一位商人总统,他对意识形态既不敏感也不热心。要趁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位,将贸易冲突定位在经济利益上,而不要陷入意识形态之争。可以确定,特朗普之后的政府,以及现在的美国主流政坛,都在将贸易之争推向全面冷战。

  中国应该怎样应对即将到来的中美贸易大战?眼下的群情激愤和“坚决反击”“奉陪到底”的誓言,是不是正确的方法?有没有更全面、更有效的方式?要回答这些问题,必须对贸易战下面的国际政治形势有清醒的认识。

  首先必须认识到,中美关系已经在“修昔底德陷阱”里了。像宇宙中的黑洞一样,它已经在左右两国的思想和行为模式。人们讨论修昔底德陷阱时,关注的是爆发战争的可能性;而在核武器时代,超级大国之间的全面战争是不可想象,也是毫无意义的。上一轮修昔底德陷阱表现出来的,就是冷战和历史上少有的和平竞争。

GettyImages-979598974-600x400.jpg

7月6日,贸易战开打,美国将向中国340亿商品祭出高关税

  陷阱的实质是背后的安全逻辑;这种逻辑正在中美之间全面展开。其标志性的思维方式,就是以力量的消长来衡量一切,包括一般认为是互利共赢的投资贸易领域,也包括教育、文化艺术、科学技术方面的交流、旅游移民、网络信息、交通运输等等,更不用说军事、安全、国际政治、全球治理、对外宣传和发展软实力等。在意识形态和核心价值观上,双方的认知都越来越指向两种秩序、两个未来之争,新冷战的风云正在聚集。

  如果全面爆发,中国的处境与旧冷战时完全不同。有利的一面是,和旧冷战时期美苏各自领导一个独立的国际体系相对峙不同,中国处在世界资本主义经济体系之中,并且是“世界的工厂”。因此,一方面中美大战的可能性更小,另一方面中国和世界经济及西方国家之间有千丝万缕的利益关系。可以说,中国面临的修昔底德陷阱是个良性肿瘤,有许多治疗的方法。

  不过,不利的因素也很多。首先,中国几乎没有盟国,而对方在自由主义的旗帜下聚集了一大批民主国家,包括所有的发达国家。其次,中国虽然已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经济总量、技术水平、创新能力、军事力量等,仍远远落后于西方。最近的中兴事件无情地暴露出中国对美国高科技的依赖。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是,中国似乎没有从前社会主义阵营自我崩溃中汲取足够的经验教训。这可以从两方面来讲。

  第一,近年来,中国国内政治出现了向马克思主义和毛泽东时代正统回归的趋势。在中国升势强劲,西方世界危机重重的情况下,这种回归是很自然的。如果有足够的创新和与时俱进的话,这种回归未尝不能形成新的优势。然而,我们看到的主要是怀旧、守旧和沉渣泛起;是更加理直气壮地集权,压制异己,管控思想和言论,侵犯各种权利。

  前社会主义阵营的失败,并不是像许多人所说的是经济上的失败,而是价值观和意识形态的破产。当年东欧国家在“自由,民主,人权”和市场经济的召唤下,纷纷倒向西方,自由主义价值观和理念在“苏东波”后的第三次民主化浪潮中,熏陶了整整一代的全球青年,就连新加坡这样的国家,年轻一代都比老一辈的观念更加自由化。自由主义近来在实践中出现了种种问题,但中国的政治精英们一方面反对自由主义价值观,另一方面又拿不出可以与之抗衡的体系,只会重弹老调,结果只能是孤立自己,甚至可能重蹈覆辙。

  第二,在外交上,中国提出了许多让人耳目一新的理念、方针、政策,如一带一路、人类命运共同体、新安全观等等。长远来看,这些对推动人类社会的进步有重要的意义;但从近期来看,中国各方面都准备不足或缺乏实力,在经验、人才、经济力量、各国接受能力、国际社会的共识以及中国的软实力等方面都是如此。

  雄心和实力不匹配,也是苏联垮掉的一个重要原因。推出过多过快,不仅欲速不达,还会引起各国的疑虑。国外王道,国内霸道;内外不一致则不足以立言、立信和立威。发展中国家更多地将天朝当冤大头来利用,而非真心拥护,西方国家则认定中国在图谋推翻现有秩序,必然反击。

  贸易战去意识形态化

  中国如何能扬长避短、克敌制胜?首先要将贸易战去意识形态化,让贸易归贸易,避免习惯性地用“举国体制”来激化和扩大矛盾。中国这次很幸运,碰到的是一位商人总统,他对意识形态既不敏感也不热心。要趁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位,将贸易冲突定位在经济利益上,而不要陷入意识形态之争。可以确定,特朗普之后的政府,以及现在的美国主流政坛,都在将贸易之争推向全面冷战。

  中国人敌我意识超强,冷战思维并不亚于美国政客,总觉得“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美国一举一动都是阴谋,整个西方都在遏制中国。客观来看,过去几十年中西方交往中,中国获利更多。没有西方国家向中国开放,中国绝走不到今天。美国要求平衡一下,也并不为过。西方也绝不是铁板一块,要趁特朗普不分敌我、只认赔赚全面开展贸易战时,争取美国的西方盟友。总之,“牢骚太甚防断肠”,不好因误判而误事。

  第二,要增加美国的获得感。当务之急是争夺贸易战的话语权,改变现有的话语体系,用通俗易懂的语言让美国蓝领阶层明白,国际贸易已经不再是特朗普所说的国与国之间的贸易,也不只是货物贸易;要他们懂得国际生产和价值链的逻辑, 更多地了解美国对中国服务和投资市场的出超。更重要的是,增强美国的获得感,可以阻止或滞迟美国退回孤立主义。美国已成为能源净输出国,本身也是一个农业和资源大国,又引领新技术和创新的潮流。新的技术革命引发的经济革命,很可能会大大降低美国的对外需求,包括资源、市场和技术。

  这也是特朗普对全世界打贸易战的底气所在。能拖住美国的是它的资本在海外盈利的空间。长期以来,美国资本家是中美经贸关系最强有力的游说集团,中国必须给他们足够的甜头,以继续保持和美国资本的利益交织。不妨让美资在某些领域占便宜,只当是买了战争保险。

  第三,趁特朗普动摇现有国际贸易规则和经济体制、树敌过多的机会,在共赢的原则下,及时推动新体制的建立,使中国和第三世界国家更多受益,能够更快发展。同理,在国内要充分利用外部压力和危机的势态,大力推动内部的改革,特别是向内需型和创新型驱动发展转型。

  “风物长宜放眼量”。长期打算,从容对待,取长补短,自我改进,就可能避免全面冷战,也可以在贸易战中最终胜出。

  作者是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所高级研究员

责任编辑:昀舒
郭良平: 已经在“修昔底德陷阱”里的中美两国只打贸易战是中国的幸运

郭良平: 已经在“修昔底德陷阱”里的中美两国只打贸易战是中国的幸运

2018-07-06 10:08:58
来源:联合早报 作者: 郭良平
中国这次很幸运,碰到的是一位商人总统,他对意识形态既不敏感也不热心。要趁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位,将贸易冲突定位在经济利益上,而不要陷入意识形态之争。可以确定,特朗普之后的政府,以及现在的美国主流政坛,都在将贸易之争推向全面冷战。

  中国应该怎样应对即将到来的中美贸易大战?眼下的群情激愤和“坚决反击”“奉陪到底”的誓言,是不是正确的方法?有没有更全面、更有效的方式?要回答这些问题,必须对贸易战下面的国际政治形势有清醒的认识。

  首先必须认识到,中美关系已经在“修昔底德陷阱”里了。像宇宙中的黑洞一样,它已经在左右两国的思想和行为模式。人们讨论修昔底德陷阱时,关注的是爆发战争的可能性;而在核武器时代,超级大国之间的全面战争是不可想象,也是毫无意义的。上一轮修昔底德陷阱表现出来的,就是冷战和历史上少有的和平竞争。

GettyImages-979598974-600x400.jpg

7月6日,贸易战开打,美国将向中国340亿商品祭出高关税

  陷阱的实质是背后的安全逻辑;这种逻辑正在中美之间全面展开。其标志性的思维方式,就是以力量的消长来衡量一切,包括一般认为是互利共赢的投资贸易领域,也包括教育、文化艺术、科学技术方面的交流、旅游移民、网络信息、交通运输等等,更不用说军事、安全、国际政治、全球治理、对外宣传和发展软实力等。在意识形态和核心价值观上,双方的认知都越来越指向两种秩序、两个未来之争,新冷战的风云正在聚集。

  如果全面爆发,中国的处境与旧冷战时完全不同。有利的一面是,和旧冷战时期美苏各自领导一个独立的国际体系相对峙不同,中国处在世界资本主义经济体系之中,并且是“世界的工厂”。因此,一方面中美大战的可能性更小,另一方面中国和世界经济及西方国家之间有千丝万缕的利益关系。可以说,中国面临的修昔底德陷阱是个良性肿瘤,有许多治疗的方法。

  不过,不利的因素也很多。首先,中国几乎没有盟国,而对方在自由主义的旗帜下聚集了一大批民主国家,包括所有的发达国家。其次,中国虽然已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经济总量、技术水平、创新能力、军事力量等,仍远远落后于西方。最近的中兴事件无情地暴露出中国对美国高科技的依赖。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是,中国似乎没有从前社会主义阵营自我崩溃中汲取足够的经验教训。这可以从两方面来讲。

  第一,近年来,中国国内政治出现了向马克思主义和毛泽东时代正统回归的趋势。在中国升势强劲,西方世界危机重重的情况下,这种回归是很自然的。如果有足够的创新和与时俱进的话,这种回归未尝不能形成新的优势。然而,我们看到的主要是怀旧、守旧和沉渣泛起;是更加理直气壮地集权,压制异己,管控思想和言论,侵犯各种权利。

  前社会主义阵营的失败,并不是像许多人所说的是经济上的失败,而是价值观和意识形态的破产。当年东欧国家在“自由,民主,人权”和市场经济的召唤下,纷纷倒向西方,自由主义价值观和理念在“苏东波”后的第三次民主化浪潮中,熏陶了整整一代的全球青年,就连新加坡这样的国家,年轻一代都比老一辈的观念更加自由化。自由主义近来在实践中出现了种种问题,但中国的政治精英们一方面反对自由主义价值观,另一方面又拿不出可以与之抗衡的体系,只会重弹老调,结果只能是孤立自己,甚至可能重蹈覆辙。

  第二,在外交上,中国提出了许多让人耳目一新的理念、方针、政策,如一带一路、人类命运共同体、新安全观等等。长远来看,这些对推动人类社会的进步有重要的意义;但从近期来看,中国各方面都准备不足或缺乏实力,在经验、人才、经济力量、各国接受能力、国际社会的共识以及中国的软实力等方面都是如此。

  雄心和实力不匹配,也是苏联垮掉的一个重要原因。推出过多过快,不仅欲速不达,还会引起各国的疑虑。国外王道,国内霸道;内外不一致则不足以立言、立信和立威。发展中国家更多地将天朝当冤大头来利用,而非真心拥护,西方国家则认定中国在图谋推翻现有秩序,必然反击。

  贸易战去意识形态化

  中国如何能扬长避短、克敌制胜?首先要将贸易战去意识形态化,让贸易归贸易,避免习惯性地用“举国体制”来激化和扩大矛盾。中国这次很幸运,碰到的是一位商人总统,他对意识形态既不敏感也不热心。要趁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位,将贸易冲突定位在经济利益上,而不要陷入意识形态之争。可以确定,特朗普之后的政府,以及现在的美国主流政坛,都在将贸易之争推向全面冷战。

  中国人敌我意识超强,冷战思维并不亚于美国政客,总觉得“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美国一举一动都是阴谋,整个西方都在遏制中国。客观来看,过去几十年中西方交往中,中国获利更多。没有西方国家向中国开放,中国绝走不到今天。美国要求平衡一下,也并不为过。西方也绝不是铁板一块,要趁特朗普不分敌我、只认赔赚全面开展贸易战时,争取美国的西方盟友。总之,“牢骚太甚防断肠”,不好因误判而误事。

  第二,要增加美国的获得感。当务之急是争夺贸易战的话语权,改变现有的话语体系,用通俗易懂的语言让美国蓝领阶层明白,国际贸易已经不再是特朗普所说的国与国之间的贸易,也不只是货物贸易;要他们懂得国际生产和价值链的逻辑, 更多地了解美国对中国服务和投资市场的出超。更重要的是,增强美国的获得感,可以阻止或滞迟美国退回孤立主义。美国已成为能源净输出国,本身也是一个农业和资源大国,又引领新技术和创新的潮流。新的技术革命引发的经济革命,很可能会大大降低美国的对外需求,包括资源、市场和技术。

  这也是特朗普对全世界打贸易战的底气所在。能拖住美国的是它的资本在海外盈利的空间。长期以来,美国资本家是中美经贸关系最强有力的游说集团,中国必须给他们足够的甜头,以继续保持和美国资本的利益交织。不妨让美资在某些领域占便宜,只当是买了战争保险。

  第三,趁特朗普动摇现有国际贸易规则和经济体制、树敌过多的机会,在共赢的原则下,及时推动新体制的建立,使中国和第三世界国家更多受益,能够更快发展。同理,在国内要充分利用外部压力和危机的势态,大力推动内部的改革,特别是向内需型和创新型驱动发展转型。

  “风物长宜放眼量”。长期打算,从容对待,取长补短,自我改进,就可能避免全面冷战,也可以在贸易战中最终胜出。

  作者是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所高级研究员

责任编辑:昀舒
声明:凡注明来源"钝角网"文章的,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原文链接。本网站作为互联网言论交流平台,所刊发文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参与评论
郭良平: 已经在“修昔底德陷阱”里的中美两国只打贸易战是中国的幸运 会员

排行榜

热门关键词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们会继续努力!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