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s jpg

扫一扫,即刻安装钝角网APP

伟达:“特朗普主义”能否持续?
当前位置:首页 > 大国字号:

伟达:“特朗普主义”能否持续?

伟达:“特朗普主义”能否持续?
2021-01-18 10:54:03
来源:联合早报 作者: 伟达
关键词:美国 美国大选 美国外交 点击: 我要评论
特朗普主义在经贸观念和政策方面大举拨乱反正,冲破所谓“政治正确”的藩篱和面子,从美国的基本利益出发,开始全面精打细算,不再一味充大方吃哑巴亏。去年大选期间,民主党和拜登的口号本来是要推翻特朗普的贸易政策;但当选之后,拜登很快改口,表示不会改变特朗普政府的既定政策,可见这也是大势所趋。

  美国总统特朗普执政四年,舆论界公认所谓的“特朗普主义”确实存在。要有自己的主义,至少应具备两大前提,既是独特的,又是新颖的。譬如奥巴马执政期间,就没什么特别和新鲜的主义,基本是按民主党传统理念行事。

  特朗普虽然是代表共和党上台执政,但他的执政理念、政策和风格,于共和党的建制传统多有不合,甚至离经叛道。对特朗普主义到底是什么内涵,颇有些众说纷纭,主要是有些人已怀有先入为主的政治与意识偏见,还有些人是受到了知识结构及洞察力的局限。

1515971510941932.jpg

  判断一个政治人物的作为,看形而下的所谓政绩当然必要,譬如美国中西部“铁锈带”经济是否复苏。但是,许多长期的积弊,很难立竿见影,一蹴而就地解决。更为关键的是,还要看这个政治人物在形而上即哲学层面做了什么,是否引发了震撼当下、远弗未来的重大观念变革。

  比较客观中立地为特朗普主义定义,其应该是一个美国新保守主义、国家利益主义和普世价值主导世界秩序的混合体。商人出身的特朗普,其政治初心其实颇为朴素直白,就是“美国优先”。经过特朗普团队不断地具体政策化与广泛执行推动,在理念和实践中逐步发酵延伸,终于扩大形成一整套不同以往、离经叛道的体系思维和操作。

  概括来说,特朗普主义在以下“三观”已重大改变了今日美国,并必将延续影响其未来走向。首先是改变了美国的“世界观”。从历史角度,美国在一战之前,基本是奉行孤立主义政策,有限参与世界事务;一战以后,美国开始转向世界主义,全面参与主导世界事务,世界主义渐成美国的标配观念。

  但是,随着上世纪末冷战结束和全球化经济兴起,美国的世界主义也面临新局、挑战和改革的呼唤。特朗普主义正是为此应运而生。“美国优先”其实并非回归传统的孤立主义,而是一改原先世界主义的四面出击,疲于奔命,转而根据利益重点和地缘热点,来调整美国的政策掌控、力量弹性和战略布局。

  再就是改变了美国的“经贸观“。美国的传统是一向推崇自由公平贸易,反对关税和贸易壁垒(对敌对国家的禁运制裁等例外)。但近30年来,美国的贸易政策也渐入盲区,不断忽视与其他国家地区愈拉愈大的贸易逆差,产业链转移、就业机会丧失等严重问题,已经达到重创美国国家和发展利益的致命临界点。

  特朗普主义在经贸观念和政策方面大举拨乱反正,冲破所谓“政治正确”的藩篱和面子,从美国的基本利益出发,开始全面精打细算,不再一味充大方吃哑巴亏。去年大选期间,民主党和拜登的口号本来是要推翻特朗普的贸易政策;但当选之后,拜登很快改口,表示不会改变特朗普政府的既定政策,可见这也是大势所趋。

  还有就是改变了美国的“中国观”,或更准确地讲,是“中共观”。事实表明,特朗普家族及其执政团队,对中国人民和文化,一直秉持真挚和良好的情感。至于特朗普常提“中国病毒”,应属其竞选期间辩解之词,而非种族角度的有意冒犯。

  不过,特朗普团队确实颠覆了美国传统的“中共观”。譬如针对“中共只是个追求民族主义的政党”“中共实行改革开放会逐步带来国家的民主宪政”“中共的贸易政策会更加开放、公平、鼓励竞争”等等这些传统认知,特朗普团队逐一作出了反驳论述,并已充分说服美国朝野关于原有“中共观”的误区。为此,美国必须采取全新的应对思维、战略和手段。

  世界上许多事情,都是当局者迷。当其逐步远去,表面的尘埃落定,我们反而能看清其划时代的力度和韧性。特朗普主义对美国及其未来的影响和作用,当属此列。

  作者是在美国的国际文化战略研究和咨询专家

责任编辑:昀舒
伟达:“特朗普主义”能否持续?

伟达:“特朗普主义”能否持续?

2021-01-18 10:54:03
来源:联合早报 作者: 伟达
特朗普主义在经贸观念和政策方面大举拨乱反正,冲破所谓“政治正确”的藩篱和面子,从美国的基本利益出发,开始全面精打细算,不再一味充大方吃哑巴亏。去年大选期间,民主党和拜登的口号本来是要推翻特朗普的贸易政策;但当选之后,拜登很快改口,表示不会改变特朗普政府的既定政策,可见这也是大势所趋。

  美国总统特朗普执政四年,舆论界公认所谓的“特朗普主义”确实存在。要有自己的主义,至少应具备两大前提,既是独特的,又是新颖的。譬如奥巴马执政期间,就没什么特别和新鲜的主义,基本是按民主党传统理念行事。

  特朗普虽然是代表共和党上台执政,但他的执政理念、政策和风格,于共和党的建制传统多有不合,甚至离经叛道。对特朗普主义到底是什么内涵,颇有些众说纷纭,主要是有些人已怀有先入为主的政治与意识偏见,还有些人是受到了知识结构及洞察力的局限。

1515971510941932.jpg

  判断一个政治人物的作为,看形而下的所谓政绩当然必要,譬如美国中西部“铁锈带”经济是否复苏。但是,许多长期的积弊,很难立竿见影,一蹴而就地解决。更为关键的是,还要看这个政治人物在形而上即哲学层面做了什么,是否引发了震撼当下、远弗未来的重大观念变革。

  比较客观中立地为特朗普主义定义,其应该是一个美国新保守主义、国家利益主义和普世价值主导世界秩序的混合体。商人出身的特朗普,其政治初心其实颇为朴素直白,就是“美国优先”。经过特朗普团队不断地具体政策化与广泛执行推动,在理念和实践中逐步发酵延伸,终于扩大形成一整套不同以往、离经叛道的体系思维和操作。

  概括来说,特朗普主义在以下“三观”已重大改变了今日美国,并必将延续影响其未来走向。首先是改变了美国的“世界观”。从历史角度,美国在一战之前,基本是奉行孤立主义政策,有限参与世界事务;一战以后,美国开始转向世界主义,全面参与主导世界事务,世界主义渐成美国的标配观念。

  但是,随着上世纪末冷战结束和全球化经济兴起,美国的世界主义也面临新局、挑战和改革的呼唤。特朗普主义正是为此应运而生。“美国优先”其实并非回归传统的孤立主义,而是一改原先世界主义的四面出击,疲于奔命,转而根据利益重点和地缘热点,来调整美国的政策掌控、力量弹性和战略布局。

  再就是改变了美国的“经贸观“。美国的传统是一向推崇自由公平贸易,反对关税和贸易壁垒(对敌对国家的禁运制裁等例外)。但近30年来,美国的贸易政策也渐入盲区,不断忽视与其他国家地区愈拉愈大的贸易逆差,产业链转移、就业机会丧失等严重问题,已经达到重创美国国家和发展利益的致命临界点。

  特朗普主义在经贸观念和政策方面大举拨乱反正,冲破所谓“政治正确”的藩篱和面子,从美国的基本利益出发,开始全面精打细算,不再一味充大方吃哑巴亏。去年大选期间,民主党和拜登的口号本来是要推翻特朗普的贸易政策;但当选之后,拜登很快改口,表示不会改变特朗普政府的既定政策,可见这也是大势所趋。

  还有就是改变了美国的“中国观”,或更准确地讲,是“中共观”。事实表明,特朗普家族及其执政团队,对中国人民和文化,一直秉持真挚和良好的情感。至于特朗普常提“中国病毒”,应属其竞选期间辩解之词,而非种族角度的有意冒犯。

  不过,特朗普团队确实颠覆了美国传统的“中共观”。譬如针对“中共只是个追求民族主义的政党”“中共实行改革开放会逐步带来国家的民主宪政”“中共的贸易政策会更加开放、公平、鼓励竞争”等等这些传统认知,特朗普团队逐一作出了反驳论述,并已充分说服美国朝野关于原有“中共观”的误区。为此,美国必须采取全新的应对思维、战略和手段。

  世界上许多事情,都是当局者迷。当其逐步远去,表面的尘埃落定,我们反而能看清其划时代的力度和韧性。特朗普主义对美国及其未来的影响和作用,当属此列。

  作者是在美国的国际文化战略研究和咨询专家

责任编辑:昀舒
声明:凡注明来源"钝角网"文章的,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原文链接。本网站作为互联网言论交流平台,所刊发文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参与评论
伟达:“特朗普主义”能否持续? 会员

排行榜

热门关键词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们会继续努力!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