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s jpg

扫一扫,即刻安装钝角网APP

夏新民:我在美国接种新冠疫苗
当前位置:首页 > 大国字号:

夏新民:我在美国接种新冠疫苗

夏新民:我在美国接种新冠疫苗
2021-02-25 11:33:42
来源:爱思想 作者: 夏新民
关键词:美国 点击: 我要评论
他的答复斩钉截铁,老人基础病患者,更需要趁早接种。他有很多亲友同学同事在美国工作。他告诉我,按照现行政策,现时居住在美国的任何人,均免费接种,政府支付所有费用。

   一

  美东时间2月3日,星期三,中国农历立春之日。春光明媚,万里无云。

  我和老伴,由孩子驾车,带我们去离家较远的一处郡卫生署,准备接种新冠疫苗,心情十分愉悦。

  我们准备接种的是辉瑞公司的疫苗,mRNA型。

  这是孩子2天前,为我们预约的。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在这家卫生署预约成功,出乎我们所有人的意料,我们有理由为之高兴。

  该卫生署是一栋一层楼平房,像一只宽大的蝙蝠紧贴地面。面对我们的,两扇双开的玻璃门,一进一出。我们走到门前,一位青年人推开进门的那一扇,迎上前来。他欢迎我们的到来,给我们量体温,正常后放行。

  这是一个美国大兵,穿着迷彩服,手臂上戴有US Army臂章,阳光帅气。

11.jpg

  疫情期间守卫郡卫生署的美国大兵

  进去后的大厅,面积估计200平米左右,宽敞明亮。大厅里面,横竖摆放着很多绿色的沙发,形成一个个独自隔离的区间。三人相连的隔离沙发,中间的一座,上面贴有白纸,禁止入座,提醒人们时刻保持物理空间距离。

  大厅沙发上,稀稀疏疏,坐着20余人,都是刚刚接种好疫苗,在此休息的老人。有的年龄估计在80岁以上。一眼望去,除了大厅左右两侧的工作人员以外,我进去时,没有看到一个年轻人。

  大厅的左右两侧,是该署接种的医疗室及办公区。有门与大厅隔离。门前摆放着桌子及复印机。分别有工作人员在此迎候把关。从隔离的玻璃门向里看去,可以看到医疗办公区域空间很大。

  大厅的正前方,则有通向地下室的楼梯。从设计上看,估计是卖咖啡点心一类是生活区。我们忙着准备接种,此刻没有心情,也不便探究,以满足我老来仍然没有失去的好奇心。

33.jpg

  孩子走向大厅左侧的中心接待台,隔着玻璃向台内的两位工作人员询问预约事项。对方给出相关表格,要孩子填写。填写完毕,孩子带我们走到左侧进门处的工作人员台前,给出我们的相关证件,办理接种前的相关手续。

  她们之间用英语交流。我上大学学到的是“聋哑英语”,“听”“说”完全不行。只能从双方的表情变化,猜测结果。

  我持中国护照,满足目前接种条件中的最强一项,就是年龄。美国接种疫苗,除了医护人员,老师等公共服务者以外,排在前面的就是老人。

  孩子是通过朋友推荐,让我们来这里接种的。孩子朋友说,这里接种条件好,但因距离市中心较远,来此接种的人,相对较少。之前,与该卫生署电话联系时,孩子将我们的情况表述得清清楚楚,预约成功。

  两位工作人员年轻,看上去好像是临时参加此项工作的义务人员,御我于医疗门之外,毫不通融,与她们俩人端正秀丽的模样,形成强烈的对比。

  难道前日在私人诊所发生的乘兴而来扫兴而归的事件,再次重演?

  ……

  二

  一年多前以来,一场肆虐全球的新冠疫情,牵动着居住在这个星球上的每一个人的心。

  去冬,美国新冠疫情发展迅猛,如此同时,新冠疫苗接种速度也在加速。孩子所在的佐治亚州,接种人口已经接近100万,已经快要达到其全州人口的1/10了。

  半个多月以前,我在朋友圈中看到一篇“聊天记录”,对话者JL等人,讨论mRNA疫苗对人类潜在的风险。据讨论者说,“发现新冠病毒RNA反转录到人体DNA,但是合成的mRNA疫苗是否也会反转录到人体DNA,目前还没有看到直接证据,理论上是可能的。”还有更耸人听闻的说法,云云。

  紧接着,又在朋友圈中看到与此观点针锋相对的文章,“mRNA疫苗优于灭活疫苗的免疫学基础”。文章说到,“DNA位于细胞核内。为了保护这些遗传物质,细胞核与细胞质是有一层细胞核膜隔开的。mRNA在细胞核内被DNA转录合成后,会穿过细胞核去细胞质,借助那里的核小体去翻译成蛋白质。mRNA从细胞核到细胞质是单向的,它一般不能再回到细胞核去,这使整合的难度加大。”文章还讲了更多mRNA疫苗的好处。

  我读上述文章,连读两遍,感觉太专业。这不是我们这些专业外人士所能深刻理解的。但个人读后的体会,偏向后者,mRNA疫苗。

  但我更关心的是个案。我是一个72岁的老人,是多项基础疾病,如糖尿病,先天性心脏病,胃病等的多年患者。我请教“新三届作者群”里的朋友黄教授。他是文革前的高中学霸。恢复高考,入中山医学院就读,以后留美深造,获医学博士。再后曾应邀回国工作,是资深教授。他人非常好,之前也曾向他请教过其他医学问题,他都不厌其烦,一一解答。这次也不例外。他的答复斩钉截铁,老人基础病患者,更需要趁早接种。他有很多亲友同学同事在美国工作。他告诉我,按照现行政策,现时居住在美国的任何人,均免费接种,政府支付所有费用。

  三

  孩子于半个月前,也曾与居家附近一家私人诊所,电话约定接种疫苗事宜。

  我老伴曾经到过这家私人诊所看病。当时联系这家私人诊所接种的原因有三:一来近,方便;二来是华人,便于我和医生沟通;第三,新冠疫苗目前仍只能覆盖少数人群。这里排队,要比其他相同距离的公共卫生单位,要快一些。

  我们被确定接种的日期是2月1日。接种的是莫德纳公司mRNA疫苗。网络上曾有文章介绍辉瑞公司与莫德纳公司mRNA疫苗之间的差异,比如说,后者更有利于亚裔,等等。我读后的感觉,两者的效果,在伯仲之间。但均则明显高于市场上其他的疫苗品种,且接种者,目前报道出现意外死亡的案例极少,在百万分之几,严重过敏反应者,也在十万分之几的范围。因此,这不是我们必须考虑的问题。

  等到2月1日,我们来到该私人诊所,孩子在外等候。我和老伴进去,向诊所前台工作人员递去我们的护照证件,让对方核对预约者名单。对方查询后,回答说名单上没有我们的名字。我说,孩子预约过的。之前的家庭医生某某,知道这件事。工作人员说,某某医生已于一周前调离该诊所,云云。

  工作人员又问,“有无商业保险?”

  我答,“没有。”

  对方说,没有商业保险,肯定不具备接种的资格。

  我对工作人员说,孩子预约时,曾详细介绍了我们的情况,贵诊所一位工作人员曾答复没有问题。几天前,在那位家庭医生离去贵所后,又再次确认过的。

  工作人员又跑进去询问医生及其他负责人,回复说没有人知道这件事。

  我跟她们说,据我所知, mRNA疫苗,保存条件苛刻。政府给她们发放的试剂,如果一段时间用不上,可能会因保质期过时而浪费。希望她们再查查,给我们补上。

  她们的答复,政府发放给该所疫苗的试剂数量,极其有限,供不应求。何况莫德纳公司的mRNA疫苗,保存条件相对辉瑞公司的,要宽松一些。我的操心,纯属多余。

  话到如此,我们只能打道回府,怏怏而归。

  我也同时了解到,美国的私人诊所,与国内的私属医院或社区医院,均性质不同,无法类比。

  四

  郡卫生署并不关心我们是否购买了商业保险。助理工作人员唯一要求的,是我们每个接种者,必须提供相应的居住地址。我的孩子有驾照,可以提供地址信息。孩子与父母的关系,有以前的公证书。这是严谨的证据链,间接证明。从情理分析亦然,我们万里迢迢,来美探亲,因疫情滞美,一时无法返回家乡武汉,寄居在孩子家,总不至于流落街头吧?但这间接的证明及合情合理的解释,对于这两位工作人员而言,无济于事。

  返回前台,孩子与台内人员沟通。两位工作人员,还没有听完孩子的讲话,脸上都已显露理解的表情。她们交换了一下眼神,其中负责的一位,便要孩子耐心等等,她去办公室找负责人如实反映。

  约莫七八分钟,前台人员快步返回,通知我们到中心接待台对面的医疗区去接种。

22.jpg

  郡卫生署前台

  这里门口的接待人员,也是两位,只是认真看了孩子填写的表格,即刻放行。

  两个医疗区门口核对证件及填报单的服务台,相距仅20米左右,大厅内相对。两边工作人员的态度却有这么大的不同,超出了我的想象。

  五

  这是一个独立的工作区间。

  给我们接种的是一位黑人妇女医务工作者。她气质优雅,身材高高,和颜悦色,约莫40岁左右年龄。与我在影视中经常看到的肥胖形象,迥然有异。

  因为传闻中的接种后反应,比如手臂肌肉酸痛等,我们都选择左臂注射。当她一针向我左臂扎去时,我本能地反应,肌肉一紧。她连忙用眼神与手势示意,是否疼痛?我连连摇头,表示不疼。真的,一点都不疼。

  3分钟不到,我和老伴的接种业已完成。

  好像偶遇一次期待已久的美味佳肴,我还没有来得及慢慢品味,就结束了。

  我们来到大厅,稍坐片刻,无任何异常感觉,没有按照要求等待15分钟。乘兴而来,尽兴而归。

  离开医疗中心,与守门的大兵帅哥告别。我拿出手机,对他示意,说,“Can I,please?”

  帅哥的回答是,“耶斯!”

  我给他拍了一张单人照。同时用手机自拍,照了一张合影。

  三周以后,我还会来到这里,进行辉瑞mRNA疫苗的第二次注射。希望到时与帅哥再次相遇。

责任编辑:
夏新民:我在美国接种新冠疫苗

夏新民:我在美国接种新冠疫苗

2021-02-25 11:33:42
来源:爱思想 作者: 夏新民
关键词:美国 我要评论
他的答复斩钉截铁,老人基础病患者,更需要趁早接种。他有很多亲友同学同事在美国工作。他告诉我,按照现行政策,现时居住在美国的任何人,均免费接种,政府支付所有费用。

   一

  美东时间2月3日,星期三,中国农历立春之日。春光明媚,万里无云。

  我和老伴,由孩子驾车,带我们去离家较远的一处郡卫生署,准备接种新冠疫苗,心情十分愉悦。

  我们准备接种的是辉瑞公司的疫苗,mRNA型。

  这是孩子2天前,为我们预约的。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在这家卫生署预约成功,出乎我们所有人的意料,我们有理由为之高兴。

  该卫生署是一栋一层楼平房,像一只宽大的蝙蝠紧贴地面。面对我们的,两扇双开的玻璃门,一进一出。我们走到门前,一位青年人推开进门的那一扇,迎上前来。他欢迎我们的到来,给我们量体温,正常后放行。

  这是一个美国大兵,穿着迷彩服,手臂上戴有US Army臂章,阳光帅气。

11.jpg

  疫情期间守卫郡卫生署的美国大兵

  进去后的大厅,面积估计200平米左右,宽敞明亮。大厅里面,横竖摆放着很多绿色的沙发,形成一个个独自隔离的区间。三人相连的隔离沙发,中间的一座,上面贴有白纸,禁止入座,提醒人们时刻保持物理空间距离。

  大厅沙发上,稀稀疏疏,坐着20余人,都是刚刚接种好疫苗,在此休息的老人。有的年龄估计在80岁以上。一眼望去,除了大厅左右两侧的工作人员以外,我进去时,没有看到一个年轻人。

  大厅的左右两侧,是该署接种的医疗室及办公区。有门与大厅隔离。门前摆放着桌子及复印机。分别有工作人员在此迎候把关。从隔离的玻璃门向里看去,可以看到医疗办公区域空间很大。

  大厅的正前方,则有通向地下室的楼梯。从设计上看,估计是卖咖啡点心一类是生活区。我们忙着准备接种,此刻没有心情,也不便探究,以满足我老来仍然没有失去的好奇心。

33.jpg

  孩子走向大厅左侧的中心接待台,隔着玻璃向台内的两位工作人员询问预约事项。对方给出相关表格,要孩子填写。填写完毕,孩子带我们走到左侧进门处的工作人员台前,给出我们的相关证件,办理接种前的相关手续。

  她们之间用英语交流。我上大学学到的是“聋哑英语”,“听”“说”完全不行。只能从双方的表情变化,猜测结果。

  我持中国护照,满足目前接种条件中的最强一项,就是年龄。美国接种疫苗,除了医护人员,老师等公共服务者以外,排在前面的就是老人。

  孩子是通过朋友推荐,让我们来这里接种的。孩子朋友说,这里接种条件好,但因距离市中心较远,来此接种的人,相对较少。之前,与该卫生署电话联系时,孩子将我们的情况表述得清清楚楚,预约成功。

  两位工作人员年轻,看上去好像是临时参加此项工作的义务人员,御我于医疗门之外,毫不通融,与她们俩人端正秀丽的模样,形成强烈的对比。

  难道前日在私人诊所发生的乘兴而来扫兴而归的事件,再次重演?

  ……

  二

  一年多前以来,一场肆虐全球的新冠疫情,牵动着居住在这个星球上的每一个人的心。

  去冬,美国新冠疫情发展迅猛,如此同时,新冠疫苗接种速度也在加速。孩子所在的佐治亚州,接种人口已经接近100万,已经快要达到其全州人口的1/10了。

  半个多月以前,我在朋友圈中看到一篇“聊天记录”,对话者JL等人,讨论mRNA疫苗对人类潜在的风险。据讨论者说,“发现新冠病毒RNA反转录到人体DNA,但是合成的mRNA疫苗是否也会反转录到人体DNA,目前还没有看到直接证据,理论上是可能的。”还有更耸人听闻的说法,云云。

  紧接着,又在朋友圈中看到与此观点针锋相对的文章,“mRNA疫苗优于灭活疫苗的免疫学基础”。文章说到,“DNA位于细胞核内。为了保护这些遗传物质,细胞核与细胞质是有一层细胞核膜隔开的。mRNA在细胞核内被DNA转录合成后,会穿过细胞核去细胞质,借助那里的核小体去翻译成蛋白质。mRNA从细胞核到细胞质是单向的,它一般不能再回到细胞核去,这使整合的难度加大。”文章还讲了更多mRNA疫苗的好处。

  我读上述文章,连读两遍,感觉太专业。这不是我们这些专业外人士所能深刻理解的。但个人读后的体会,偏向后者,mRNA疫苗。

  但我更关心的是个案。我是一个72岁的老人,是多项基础疾病,如糖尿病,先天性心脏病,胃病等的多年患者。我请教“新三届作者群”里的朋友黄教授。他是文革前的高中学霸。恢复高考,入中山医学院就读,以后留美深造,获医学博士。再后曾应邀回国工作,是资深教授。他人非常好,之前也曾向他请教过其他医学问题,他都不厌其烦,一一解答。这次也不例外。他的答复斩钉截铁,老人基础病患者,更需要趁早接种。他有很多亲友同学同事在美国工作。他告诉我,按照现行政策,现时居住在美国的任何人,均免费接种,政府支付所有费用。

  三

  孩子于半个月前,也曾与居家附近一家私人诊所,电话约定接种疫苗事宜。

  我老伴曾经到过这家私人诊所看病。当时联系这家私人诊所接种的原因有三:一来近,方便;二来是华人,便于我和医生沟通;第三,新冠疫苗目前仍只能覆盖少数人群。这里排队,要比其他相同距离的公共卫生单位,要快一些。

  我们被确定接种的日期是2月1日。接种的是莫德纳公司mRNA疫苗。网络上曾有文章介绍辉瑞公司与莫德纳公司mRNA疫苗之间的差异,比如说,后者更有利于亚裔,等等。我读后的感觉,两者的效果,在伯仲之间。但均则明显高于市场上其他的疫苗品种,且接种者,目前报道出现意外死亡的案例极少,在百万分之几,严重过敏反应者,也在十万分之几的范围。因此,这不是我们必须考虑的问题。

  等到2月1日,我们来到该私人诊所,孩子在外等候。我和老伴进去,向诊所前台工作人员递去我们的护照证件,让对方核对预约者名单。对方查询后,回答说名单上没有我们的名字。我说,孩子预约过的。之前的家庭医生某某,知道这件事。工作人员说,某某医生已于一周前调离该诊所,云云。

  工作人员又问,“有无商业保险?”

  我答,“没有。”

  对方说,没有商业保险,肯定不具备接种的资格。

  我对工作人员说,孩子预约时,曾详细介绍了我们的情况,贵诊所一位工作人员曾答复没有问题。几天前,在那位家庭医生离去贵所后,又再次确认过的。

  工作人员又跑进去询问医生及其他负责人,回复说没有人知道这件事。

  我跟她们说,据我所知, mRNA疫苗,保存条件苛刻。政府给她们发放的试剂,如果一段时间用不上,可能会因保质期过时而浪费。希望她们再查查,给我们补上。

  她们的答复,政府发放给该所疫苗的试剂数量,极其有限,供不应求。何况莫德纳公司的mRNA疫苗,保存条件相对辉瑞公司的,要宽松一些。我的操心,纯属多余。

  话到如此,我们只能打道回府,怏怏而归。

  我也同时了解到,美国的私人诊所,与国内的私属医院或社区医院,均性质不同,无法类比。

  四

  郡卫生署并不关心我们是否购买了商业保险。助理工作人员唯一要求的,是我们每个接种者,必须提供相应的居住地址。我的孩子有驾照,可以提供地址信息。孩子与父母的关系,有以前的公证书。这是严谨的证据链,间接证明。从情理分析亦然,我们万里迢迢,来美探亲,因疫情滞美,一时无法返回家乡武汉,寄居在孩子家,总不至于流落街头吧?但这间接的证明及合情合理的解释,对于这两位工作人员而言,无济于事。

  返回前台,孩子与台内人员沟通。两位工作人员,还没有听完孩子的讲话,脸上都已显露理解的表情。她们交换了一下眼神,其中负责的一位,便要孩子耐心等等,她去办公室找负责人如实反映。

  约莫七八分钟,前台人员快步返回,通知我们到中心接待台对面的医疗区去接种。

22.jpg

  郡卫生署前台

  这里门口的接待人员,也是两位,只是认真看了孩子填写的表格,即刻放行。

  两个医疗区门口核对证件及填报单的服务台,相距仅20米左右,大厅内相对。两边工作人员的态度却有这么大的不同,超出了我的想象。

  五

  这是一个独立的工作区间。

  给我们接种的是一位黑人妇女医务工作者。她气质优雅,身材高高,和颜悦色,约莫40岁左右年龄。与我在影视中经常看到的肥胖形象,迥然有异。

  因为传闻中的接种后反应,比如手臂肌肉酸痛等,我们都选择左臂注射。当她一针向我左臂扎去时,我本能地反应,肌肉一紧。她连忙用眼神与手势示意,是否疼痛?我连连摇头,表示不疼。真的,一点都不疼。

  3分钟不到,我和老伴的接种业已完成。

  好像偶遇一次期待已久的美味佳肴,我还没有来得及慢慢品味,就结束了。

  我们来到大厅,稍坐片刻,无任何异常感觉,没有按照要求等待15分钟。乘兴而来,尽兴而归。

  离开医疗中心,与守门的大兵帅哥告别。我拿出手机,对他示意,说,“Can I,please?”

  帅哥的回答是,“耶斯!”

  我给他拍了一张单人照。同时用手机自拍,照了一张合影。

  三周以后,我还会来到这里,进行辉瑞mRNA疫苗的第二次注射。希望到时与帅哥再次相遇。

责任编辑:
声明:凡注明来源"钝角网"文章的,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原文链接。本网站作为互联网言论交流平台,所刊发文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参与评论
夏新民:我在美国接种新冠疫苗 会员

排行榜

热门关键词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们会继续努力!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