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s jpg

扫一扫,即刻安装钝角网APP

王丽云:最纠结大选将迎最简单结局?
当前位置:首页 > 大国字号:

王丽云:最纠结大选将迎最简单结局?

王丽云:最纠结大选将迎最简单结局?
2017-04-26 10:15:02
来源:文汇报 作者: 王丽云
关键词:法国 点击: 我要评论
在第一轮投票结果公布后,重拾威信的民调即刻公布了两周后第二轮马克龙和勒庞分别可能斩获的得票率:62%比38%。这样看来,马克龙应遥遥领先,最终将成为法兰西共和国史上最年轻的总统。

  法国总统选举第一轮投票结果于当地时间4月23日晚揭晓,据法国内政部部长公布的最新结果显示,中间派“前进运动”的埃马纽埃尔·马克龙和极右翼“国民阵线”玛丽娜·勒庞分获23.75%和21.53%的选票,晋级第二轮。包括德国许多政坛老将在内的不少人看到结果后长舒了一口气,终于第二轮没出现“极右-极左”对峙局面;但也没有太多意外,除微小波动外,最终结果与民调几乎如出一辙。

  在第一轮投票结果公布后,重拾威信的民调即刻公布了两周后第二轮马克龙和勒庞分别可能斩获的得票率:62%比38%。这样看来,马克龙应遥遥领先,最终将成为法兰西共和国史上最年轻的总统。现实也增大了这种可能性包括菲永、阿蒙等出局候选人在内的大部分法国政界人士昨晚都号召民众选择支持马克龙,小勒庞基本处于“孤立无援”的境地。似乎不出意外,小勒庞将步其父的后尘,在第二轮中惨败是大势所趋。但作为法国历史上最纠结的一次大选,其背后所蕴含的复杂背景并非简单的民调数字可以描绘而出。

640.webp_副本.jpg

  法国极右翼不是趋势,是症状

  23日晚,很多人在得知结果后号召所有民众团结起来一致对抗“国民阵线”,绝不能让小勒庞染指总统宝座;与此同时,巴士底狱广场也发生了反极右翼、反勒庞式法西斯主义的示威游行活动。所以,第二轮投票基本成了对抗小勒庞的行为,是2002年的翻版。至于马克龙的纲领是否被认可,似乎已经显得没那么重要了。这是典型的“第一轮选如意郎君第二轮反厌恶之徒”。

  诚然,“国民阵线”宣扬的许多主张带有浓重的极端主义色彩,如退出申根、退出欧盟,夸大国家概念,这很可能会将法国带入“闭关锁国”的边缘。而当今世界是一个开放的世界,孤立主义逆时代潮流,历史的车轮不会倒转。这也是极右翼让大部分法国人恐慌之处。此外,极右翼的移民政策也备受争议,比如主张加强边境军队建设,将所有与恐怖主义或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相关的人员逐出法国;打击、取缔一切与法国本土所倡导价值观念相悖的行径,如禁止在法穆斯林人士佩戴头巾等等。

  但从历年数据不难看出,“国民阵线”力量在法国不断壮大。今年,在约4700万注册选民中,第一轮投票有700多万人投给小勒庞比2012年净增了100多万。此外,值得注意的是,从23日的投票结果分析可以看出,很多生活于社会底层的法国民众或小生产者将票投给了小勒庞。虽然目前来看极右翼得票率还不足以高到让其问鼎总统宝座,但她披荆斩棘杀进第二轮,说明有相当部分的法国民众或多或少认可其主张,或换句话说,其政策纲领从一定程度上反映出法国当前社会发展的症结所在。

  一方面是自由经济与计划经济之间的矛盾。法国实行自由化经济,这在有利于大型企业发展的同时,对小型生产企业却造成巨大冲击,在这种情况下,是否应适当增加国家调控,尤其是该如何打击不正当竞争行为。另一方面则是本土文化与外来文化的冲突。法国应如何在保全本国价值理念的同时,尊重宗教与文化的多样性。

640.webp (1)_副本.jpg

  马克龙的胜因并非政策说服力

  然而,针对这些问题马克龙所提出的解决方案并没有足够的说服力。他是典型的“亲欧派”,主张经济、社会自由化。至于如何协调各个因素之间的关系,他没有太多明确的表示。既左既右又非左非右,“前进运动”象征着“推陈出新”,这也非常有利于联合其他党派。这种“兼容并包”当然为马克龙顺利进入第二轮、并在民调中遥遥领先小勒庞提供了一定的保障,但它显然不能代表未来可以解决实际问题。

  俗话说“时势造英雄”,马克龙的成功更多是“天时地利人和”的体现。我们可以作一个大胆的假设,如果菲永没有被“空饷门”等丑闻缠身,他很可能是下一任总统。从得票结果来看,菲永的支持率(19.91%)并不低。在《鸭鸣报》的报道出来之前,菲永与小勒庞在民调中稳居前二;其背后的中右翼凝聚力极强,初选时选民参与度非常高;此外,其政策也更务实。菲永在败选演讲中表示自己对失败承担全部责任,其不少支持者也表示“这不是传统中右翼的纲领的失败”。菲永的败选也从侧面说明传统右派或许确实存在一定问题,而“菲永事件”只是一个导火索,促使传统党派重新作出调整。

  马克龙的另一个有利条件就是传统左派的“分崩离析”。早在上世纪80年代密特朗执政时期,法国左派就表现出了分裂迹象,“左右共治”可以从侧面反映了这种趋势1995年总统竞选讨论的一个重要议题就是关于法国社会党分化。后来包括若斯潘罗亚尔等社会党重要代表人物都曾试图对社会党进行改革,以联合绿党等其他少数党派,但成效甚微。到奥朗德执政时期,法国失业率居高不下经济萎靡加上移民、难民问题,恐袭频发,民众怨声载道,这一切加剧了左派的分裂。左翼联盟候选人阿蒙得票率约为6.3%,创下史上最低纪录。如果他当时能与梅朗雄(19.64%)合体,或许不会是现在这般惨状。

  传统左右党派候选人均史无前例地未入围第二轮,法国各党派可能将迎来史上最大规模的调整。马克龙能够顺利晋级第二轮,是主观和客观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尽管这次小勒庞很可能无法冲破阻挡其问鼎总统宝座的“玻璃天花板”,但这个天花板已经出现了很大的裂纹,轻视极右翼的力量、忽视其纲领的合理之处将是极大的战略性失误。

  在得知自己晋级第二轮后,马克龙展现出俨然已是总统的架势,这种信号并不妙。尽管菲永、阿蒙等大部分人都号召投马克龙,但得票数很高的梅朗雄和普杜等都未明确表态;居第六位的法兰西屹立党候选人杜邦-艾妮昂(4.7%)下周或将号召投小勒庞。另外,空白票或无效票在第二轮出现的概率也不小,小勒庞对马克龙来说仍是个威胁。在距第二轮投票还有两周的时间里,马克龙及其阵营的一举一动,将直接决定着法国未来的走向。

责任编辑:朝子
王丽云:最纠结大选将迎最简单结局?

王丽云:最纠结大选将迎最简单结局?

2017-04-26 10:15:02
来源:文汇报 作者: 王丽云
关键词:法国 我要评论
在第一轮投票结果公布后,重拾威信的民调即刻公布了两周后第二轮马克龙和勒庞分别可能斩获的得票率:62%比38%。这样看来,马克龙应遥遥领先,最终将成为法兰西共和国史上最年轻的总统。

  法国总统选举第一轮投票结果于当地时间4月23日晚揭晓,据法国内政部部长公布的最新结果显示,中间派“前进运动”的埃马纽埃尔·马克龙和极右翼“国民阵线”玛丽娜·勒庞分获23.75%和21.53%的选票,晋级第二轮。包括德国许多政坛老将在内的不少人看到结果后长舒了一口气,终于第二轮没出现“极右-极左”对峙局面;但也没有太多意外,除微小波动外,最终结果与民调几乎如出一辙。

  在第一轮投票结果公布后,重拾威信的民调即刻公布了两周后第二轮马克龙和勒庞分别可能斩获的得票率:62%比38%。这样看来,马克龙应遥遥领先,最终将成为法兰西共和国史上最年轻的总统。现实也增大了这种可能性包括菲永、阿蒙等出局候选人在内的大部分法国政界人士昨晚都号召民众选择支持马克龙,小勒庞基本处于“孤立无援”的境地。似乎不出意外,小勒庞将步其父的后尘,在第二轮中惨败是大势所趋。但作为法国历史上最纠结的一次大选,其背后所蕴含的复杂背景并非简单的民调数字可以描绘而出。

640.webp_副本.jpg

  法国极右翼不是趋势,是症状

  23日晚,很多人在得知结果后号召所有民众团结起来一致对抗“国民阵线”,绝不能让小勒庞染指总统宝座;与此同时,巴士底狱广场也发生了反极右翼、反勒庞式法西斯主义的示威游行活动。所以,第二轮投票基本成了对抗小勒庞的行为,是2002年的翻版。至于马克龙的纲领是否被认可,似乎已经显得没那么重要了。这是典型的“第一轮选如意郎君第二轮反厌恶之徒”。

  诚然,“国民阵线”宣扬的许多主张带有浓重的极端主义色彩,如退出申根、退出欧盟,夸大国家概念,这很可能会将法国带入“闭关锁国”的边缘。而当今世界是一个开放的世界,孤立主义逆时代潮流,历史的车轮不会倒转。这也是极右翼让大部分法国人恐慌之处。此外,极右翼的移民政策也备受争议,比如主张加强边境军队建设,将所有与恐怖主义或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相关的人员逐出法国;打击、取缔一切与法国本土所倡导价值观念相悖的行径,如禁止在法穆斯林人士佩戴头巾等等。

  但从历年数据不难看出,“国民阵线”力量在法国不断壮大。今年,在约4700万注册选民中,第一轮投票有700多万人投给小勒庞比2012年净增了100多万。此外,值得注意的是,从23日的投票结果分析可以看出,很多生活于社会底层的法国民众或小生产者将票投给了小勒庞。虽然目前来看极右翼得票率还不足以高到让其问鼎总统宝座,但她披荆斩棘杀进第二轮,说明有相当部分的法国民众或多或少认可其主张,或换句话说,其政策纲领从一定程度上反映出法国当前社会发展的症结所在。

  一方面是自由经济与计划经济之间的矛盾。法国实行自由化经济,这在有利于大型企业发展的同时,对小型生产企业却造成巨大冲击,在这种情况下,是否应适当增加国家调控,尤其是该如何打击不正当竞争行为。另一方面则是本土文化与外来文化的冲突。法国应如何在保全本国价值理念的同时,尊重宗教与文化的多样性。

640.webp (1)_副本.jpg

  马克龙的胜因并非政策说服力

  然而,针对这些问题马克龙所提出的解决方案并没有足够的说服力。他是典型的“亲欧派”,主张经济、社会自由化。至于如何协调各个因素之间的关系,他没有太多明确的表示。既左既右又非左非右,“前进运动”象征着“推陈出新”,这也非常有利于联合其他党派。这种“兼容并包”当然为马克龙顺利进入第二轮、并在民调中遥遥领先小勒庞提供了一定的保障,但它显然不能代表未来可以解决实际问题。

  俗话说“时势造英雄”,马克龙的成功更多是“天时地利人和”的体现。我们可以作一个大胆的假设,如果菲永没有被“空饷门”等丑闻缠身,他很可能是下一任总统。从得票结果来看,菲永的支持率(19.91%)并不低。在《鸭鸣报》的报道出来之前,菲永与小勒庞在民调中稳居前二;其背后的中右翼凝聚力极强,初选时选民参与度非常高;此外,其政策也更务实。菲永在败选演讲中表示自己对失败承担全部责任,其不少支持者也表示“这不是传统中右翼的纲领的失败”。菲永的败选也从侧面说明传统右派或许确实存在一定问题,而“菲永事件”只是一个导火索,促使传统党派重新作出调整。

  马克龙的另一个有利条件就是传统左派的“分崩离析”。早在上世纪80年代密特朗执政时期,法国左派就表现出了分裂迹象,“左右共治”可以从侧面反映了这种趋势1995年总统竞选讨论的一个重要议题就是关于法国社会党分化。后来包括若斯潘罗亚尔等社会党重要代表人物都曾试图对社会党进行改革,以联合绿党等其他少数党派,但成效甚微。到奥朗德执政时期,法国失业率居高不下经济萎靡加上移民、难民问题,恐袭频发,民众怨声载道,这一切加剧了左派的分裂。左翼联盟候选人阿蒙得票率约为6.3%,创下史上最低纪录。如果他当时能与梅朗雄(19.64%)合体,或许不会是现在这般惨状。

  传统左右党派候选人均史无前例地未入围第二轮,法国各党派可能将迎来史上最大规模的调整。马克龙能够顺利晋级第二轮,是主观和客观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尽管这次小勒庞很可能无法冲破阻挡其问鼎总统宝座的“玻璃天花板”,但这个天花板已经出现了很大的裂纹,轻视极右翼的力量、忽视其纲领的合理之处将是极大的战略性失误。

  在得知自己晋级第二轮后,马克龙展现出俨然已是总统的架势,这种信号并不妙。尽管菲永、阿蒙等大部分人都号召投马克龙,但得票数很高的梅朗雄和普杜等都未明确表态;居第六位的法兰西屹立党候选人杜邦-艾妮昂(4.7%)下周或将号召投小勒庞。另外,空白票或无效票在第二轮出现的概率也不小,小勒庞对马克龙来说仍是个威胁。在距第二轮投票还有两周的时间里,马克龙及其阵营的一举一动,将直接决定着法国未来的走向。

责任编辑:朝子
声明:凡注明来源"钝角网"文章的,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原文链接。本网站作为互联网言论交流平台,所刊发文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参与评论
王丽云:最纠结大选将迎最简单结局? 会员

排行榜

热门关键词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们会继续努力!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