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s jpg

扫一扫,即刻安装钝角网APP

黄彬华:潘基文知难而退后的韩国政坛
当前位置:首页 > 周边字号:

黄彬华:潘基文知难而退后的韩国政坛

黄彬华:潘基文知难而退后的韩国政坛
2017-03-02 10:25:45
来源:联合早报网 作者: 黄彬华
关键词:韩国 点击: 我要评论
潘基文确曾对韩国社会日益严重的贫富分化、青年失业问题,加上朝鲜核弹实验与频发导弹等问题,表示过关注,却又由始至终提不出任何解决方案,因此被传媒讥讽为“一堆空话”,最终导致原本支持他的中间势力纷纷与其划清界线。

  联合国前秘书长潘基文虽然在“高调回国”时誓言要“许身报国”,却在回国短短20天后,便由“水土不服”演变成与国人“格格不入”,终于黯然宣布不参选韩国总统选举,不仅壮志未酬,还给韩国民众留下虎头蛇尾的印象。当然,他能当机立断,又能全身而退,却未尝不是一种英明的选择。

  从潘基文宣布不参选后的韩国政坛动向来看,韩国政界并未因潘基文的个人退选,带来任何冲击或重大改变,说明潘基文仅是一扬名国际的外交家,却不是韩国人普遍期待的大政治家。换言之,“空降”潘基文的急流勇退,不是坏事,对他个人,对韩国民众还可能是好事一桩呢。

  说潘基文“急流勇退”,其实更多是“知难而退”。

  知难而退内外因素

  第一,潘基文回国后不仅显现“水土不服”现象,还感到自己已“名誉受损”。十年的联合国秘书长生涯,不仅让他摆脱了韩国社会的旧习——“狭隘的爱国主义”,还让他淡化了韩国传统政治对他的束缚。比如,他口渴就习惯性地伸手去买外国产矿泉水;虽也拜访老人院却不顾老人安危表演喂食动作,说明他虽懂得政治家必须有关心民瘼姿态,却还不真正懂得如何扮演政治家的惺惺作态。这只能说是他虽然回到了自己的祖国,却依然有水土不服状态。

  第二,潘基文曾敲锣打鼓誓言要回国参政,既要实现“政治轮替”,还要实现“国家整合”的宏愿,但回国才20天便宣布打退堂,他显然在这段期间感受到某种强烈的压力,甚至遭遇到了某种重大挫折。

  在潘基文回国前夕,美国当局突然宣布:他的弟弟潘基祥和侄子潘周贤,在美国涉嫌行贿已遭美国检方起诉。行贿对象是自称“与中东某国王室有关系”的哈里斯,行贿金额50万美元,具体内容是为韩国的京南建筑公司“牵线搭桥”,目的在推销该企业在越南拥有的一批房地产。为推销而拉线、行贿在国际商场并不罕见,唯独事情牵涉到高调回国准备竞选总统的潘基文,不仅国际舆论关注,韩国民众更感错愕。

  有人分析,美国有意借此提醒潘基文,其参政方针绝对不能背离现今的美韩关系,包括“萨德入韩问题”,美国要借此机会迫使潘基文及时表态支持。潘基文可在“萨德”问题上对美国言听计从,却担忧此例一开,他会有更多亲朋戚友遭到类似的羞辱,因而让刚回国的潘基文夫妇坐立难安。

  也有人分析,韩国政坛腐败的根源,一是“朋党政治”,二是“请托文化”,三就是“官商勾结”。潘基文口口声声要回国为韩国政坛带来一股清风,带来正面的变革,却在此关键性时刻暴露其胞弟的丑闻,不仅让他无地自容,更让韩国民众感到迷失方向。

  韩国媒体对此推波助澜。例如,《时事周刊》更把十年前的陈年旧事,即潘基文出任卢武铉内阁外交通商部长期间,曾在2005年收取韩国商人朴渊次20万美元的旧事,2007年初任联合国秘书长期间,再接受朴3万美元资助的传闻,不仅再次炒作,还当新闻大肆报道。

  潘基文当然极力否认此事,而且事件已经过了十年,超出起诉的时效,但却依然引起人们强烈争议,包括政党既得利益和门户之别等等,潘基文初期的民调优势却因此荡然无存。

  “进步的保守主义者”

  第三,潘基文的政治定位原本摸棱两可,也曾让民众普遍感到困惑。潘基文自称他是个“进步的保守主义者”,目的是要网罗所有的“志同道合”者,即要将既存的保守势力,包括执政党新国家党内的“亲朴派”和“非朴派”,再加上游离于保守与革新之间的中间派,全都转变成为潘基文的支持力量,让他统合整个保守势力,也让他顺利接管朴槿惠的政治地盘和其势力。

  但潘基文既未创建任何新党,也未加入任何既有政党,他的统合保守势力野心就只能停留于梦想的阶段,民调支持率当然不会高企不下,不仅革新势力在日益壮大,韩国左翼政坛的老将文在寅,后来居上也就顺理成章。

  第四,缺乏解决国内外问题的具体方案,更让潘基文成了没穿皇帝新衣的凡人,被人指手画脚的尴尬对象。

  潘基文确曾对韩国社会日益严重的贫富分化、青年失业问题,加上朝鲜核弹实验与频发导弹等问题,表示过关注,却又由始至终提不出任何解决方案,因此被传媒讥讽为“一堆空话”,最终导致原本支持他的中间势力纷纷与其划清界线。更有分析认为,潘基文民调的迅速下滑,其实就是迫使他迅速放弃竞选的主要原因。

  潘基文十年的联合国秘书长光环,曾给世人留下一副“老好人”的印象,为了竞选韩国总统这个“不能善终的职位”,可能让潘基文的政治生命蒙上更多污点,这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人生不能忽视的问题。与其如此,倒不如让其政治清白保持在这个时候吧。

  急流勇退才能自保

  潘基文的民调曾一度处于持续第一的领先地位。但随着丑闻的爆发,其民调于1月瞬间暴跌。据《韩国日报》1月中旬公布的民调显示,在野共同民主党前党首文在寅的民调已达31.4%,比去年12月增长超过11个百分点,而且继续看涨,潘基文的支持率却仅有20%,显然大势已去。

  其他民调同样显示,“潘旋风”不仅转弱,而且开始在泄气。在潘基文宣布不参选前夕,他的支持率已滑落到13.1%,而文在寅的民调却持续在上扬,过了32.8%还上涨不止,不仅差距在扩大,两者的胜负也就昭然若揭了。即使潘基文不愿认输,现实却非常残酷,而且坚持的结果必然是得不偿失的。在国内政坛不善于运筹帷幄的联合国前秘书长终于发现,唯有急流勇退,才能保住自己的政治清白了。

  钟摆效应带来改变

  潘基文“中途下车”的结果,一使韩国保守势力四分五裂现象更加显著;二让“钟摆效应”型的政治轮替提前到来;三是本届总统选举不仅是革新势力抬头的契机,还是韩国保守势力冬眠的开始。由于朴槿惠政权的无能,加上“闺蜜干政”事件的打击,潘基文等传统保守势力又保驾无方,总统大选将一面倒看来已成定局。

  很明显,保守势力不仅分裂,还出现了“群龙无首”现象。朴槿惠的新国家党,原本已分裂成“亲朴派”和“非朴派”两大集团,现在新国家党不仅已分道扬镳,前者又正式改名为“自由韩国党”,后者则另起炉灶称为“正党”或“正确之党”,似乎已经没有复合可能了。

  前新国家党原本有意推举朴槿惠亲自委任的“代总统”,即国务总理黄教安为保守派的继承人。黄教安的民调支持率也曾经出现上升趋势,但他的身份特殊,一是“代总统”,参加总统选举必须先辞去现职,又有时间的限制,也有动摇现体制的危机;二是黄教安原本名不见经传,他不一定能指挥分裂的保守派,他不论在选举过程中,还是选举过后,必将面对内部各派势力挑战的严峻局面,因此至今还无法确定他能否参选。

  另一方面,左倾的革新势力,一有“闺蜜门”作政治垫底;二有政治“钟摆效应”作掩护;三有“人才济济”作后盾,特别是在潘基文“知难而退”后出现了政治真空状态,不论是民调,还是政治现实,革新派都有呼风唤雨,来势汹汹,胜券在握的态势。

  根据韩国民调机构“真实计量器”的最新报告,韩国总统选举潜在候选人的排名,目前领先的是在野的共同民主党前党首文在寅,他的最新民调支持率是33.2%,而且是连续六周稳居第一。代总统黄教安的支持率为15.9%,位居第二,但他至今未表明是否参加角逐。共同民主党籍的忠清南道知事安熙正,民调支持率也连续上升,以15.7%位居第三。

  在政党支持率方面,共同民主党的支持率为45.4%,执政的新国家党已退至13.8%,国民之党为10.5%,正义党为6.8%,正确党5.8%。民调有涨潮和退潮的变迁,而且越临近选举日期,政党间的合纵连横、政党内的离散聚合都会成为常态,要正确把握韩国政坛动向还真不容易呢。

责任编辑:朝子
黄彬华:潘基文知难而退后的韩国政坛

黄彬华:潘基文知难而退后的韩国政坛

2017-03-02 10:25:45
来源:联合早报网 作者: 黄彬华
关键词:韩国 我要评论
潘基文确曾对韩国社会日益严重的贫富分化、青年失业问题,加上朝鲜核弹实验与频发导弹等问题,表示过关注,却又由始至终提不出任何解决方案,因此被传媒讥讽为“一堆空话”,最终导致原本支持他的中间势力纷纷与其划清界线。

  联合国前秘书长潘基文虽然在“高调回国”时誓言要“许身报国”,却在回国短短20天后,便由“水土不服”演变成与国人“格格不入”,终于黯然宣布不参选韩国总统选举,不仅壮志未酬,还给韩国民众留下虎头蛇尾的印象。当然,他能当机立断,又能全身而退,却未尝不是一种英明的选择。

  从潘基文宣布不参选后的韩国政坛动向来看,韩国政界并未因潘基文的个人退选,带来任何冲击或重大改变,说明潘基文仅是一扬名国际的外交家,却不是韩国人普遍期待的大政治家。换言之,“空降”潘基文的急流勇退,不是坏事,对他个人,对韩国民众还可能是好事一桩呢。

  说潘基文“急流勇退”,其实更多是“知难而退”。

  知难而退内外因素

  第一,潘基文回国后不仅显现“水土不服”现象,还感到自己已“名誉受损”。十年的联合国秘书长生涯,不仅让他摆脱了韩国社会的旧习——“狭隘的爱国主义”,还让他淡化了韩国传统政治对他的束缚。比如,他口渴就习惯性地伸手去买外国产矿泉水;虽也拜访老人院却不顾老人安危表演喂食动作,说明他虽懂得政治家必须有关心民瘼姿态,却还不真正懂得如何扮演政治家的惺惺作态。这只能说是他虽然回到了自己的祖国,却依然有水土不服状态。

  第二,潘基文曾敲锣打鼓誓言要回国参政,既要实现“政治轮替”,还要实现“国家整合”的宏愿,但回国才20天便宣布打退堂,他显然在这段期间感受到某种强烈的压力,甚至遭遇到了某种重大挫折。

  在潘基文回国前夕,美国当局突然宣布:他的弟弟潘基祥和侄子潘周贤,在美国涉嫌行贿已遭美国检方起诉。行贿对象是自称“与中东某国王室有关系”的哈里斯,行贿金额50万美元,具体内容是为韩国的京南建筑公司“牵线搭桥”,目的在推销该企业在越南拥有的一批房地产。为推销而拉线、行贿在国际商场并不罕见,唯独事情牵涉到高调回国准备竞选总统的潘基文,不仅国际舆论关注,韩国民众更感错愕。

  有人分析,美国有意借此提醒潘基文,其参政方针绝对不能背离现今的美韩关系,包括“萨德入韩问题”,美国要借此机会迫使潘基文及时表态支持。潘基文可在“萨德”问题上对美国言听计从,却担忧此例一开,他会有更多亲朋戚友遭到类似的羞辱,因而让刚回国的潘基文夫妇坐立难安。

  也有人分析,韩国政坛腐败的根源,一是“朋党政治”,二是“请托文化”,三就是“官商勾结”。潘基文口口声声要回国为韩国政坛带来一股清风,带来正面的变革,却在此关键性时刻暴露其胞弟的丑闻,不仅让他无地自容,更让韩国民众感到迷失方向。

  韩国媒体对此推波助澜。例如,《时事周刊》更把十年前的陈年旧事,即潘基文出任卢武铉内阁外交通商部长期间,曾在2005年收取韩国商人朴渊次20万美元的旧事,2007年初任联合国秘书长期间,再接受朴3万美元资助的传闻,不仅再次炒作,还当新闻大肆报道。

  潘基文当然极力否认此事,而且事件已经过了十年,超出起诉的时效,但却依然引起人们强烈争议,包括政党既得利益和门户之别等等,潘基文初期的民调优势却因此荡然无存。

  “进步的保守主义者”

  第三,潘基文的政治定位原本摸棱两可,也曾让民众普遍感到困惑。潘基文自称他是个“进步的保守主义者”,目的是要网罗所有的“志同道合”者,即要将既存的保守势力,包括执政党新国家党内的“亲朴派”和“非朴派”,再加上游离于保守与革新之间的中间派,全都转变成为潘基文的支持力量,让他统合整个保守势力,也让他顺利接管朴槿惠的政治地盘和其势力。

  但潘基文既未创建任何新党,也未加入任何既有政党,他的统合保守势力野心就只能停留于梦想的阶段,民调支持率当然不会高企不下,不仅革新势力在日益壮大,韩国左翼政坛的老将文在寅,后来居上也就顺理成章。

  第四,缺乏解决国内外问题的具体方案,更让潘基文成了没穿皇帝新衣的凡人,被人指手画脚的尴尬对象。

  潘基文确曾对韩国社会日益严重的贫富分化、青年失业问题,加上朝鲜核弹实验与频发导弹等问题,表示过关注,却又由始至终提不出任何解决方案,因此被传媒讥讽为“一堆空话”,最终导致原本支持他的中间势力纷纷与其划清界线。更有分析认为,潘基文民调的迅速下滑,其实就是迫使他迅速放弃竞选的主要原因。

  潘基文十年的联合国秘书长光环,曾给世人留下一副“老好人”的印象,为了竞选韩国总统这个“不能善终的职位”,可能让潘基文的政治生命蒙上更多污点,这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人生不能忽视的问题。与其如此,倒不如让其政治清白保持在这个时候吧。

  急流勇退才能自保

  潘基文的民调曾一度处于持续第一的领先地位。但随着丑闻的爆发,其民调于1月瞬间暴跌。据《韩国日报》1月中旬公布的民调显示,在野共同民主党前党首文在寅的民调已达31.4%,比去年12月增长超过11个百分点,而且继续看涨,潘基文的支持率却仅有20%,显然大势已去。

  其他民调同样显示,“潘旋风”不仅转弱,而且开始在泄气。在潘基文宣布不参选前夕,他的支持率已滑落到13.1%,而文在寅的民调却持续在上扬,过了32.8%还上涨不止,不仅差距在扩大,两者的胜负也就昭然若揭了。即使潘基文不愿认输,现实却非常残酷,而且坚持的结果必然是得不偿失的。在国内政坛不善于运筹帷幄的联合国前秘书长终于发现,唯有急流勇退,才能保住自己的政治清白了。

  钟摆效应带来改变

  潘基文“中途下车”的结果,一使韩国保守势力四分五裂现象更加显著;二让“钟摆效应”型的政治轮替提前到来;三是本届总统选举不仅是革新势力抬头的契机,还是韩国保守势力冬眠的开始。由于朴槿惠政权的无能,加上“闺蜜干政”事件的打击,潘基文等传统保守势力又保驾无方,总统大选将一面倒看来已成定局。

  很明显,保守势力不仅分裂,还出现了“群龙无首”现象。朴槿惠的新国家党,原本已分裂成“亲朴派”和“非朴派”两大集团,现在新国家党不仅已分道扬镳,前者又正式改名为“自由韩国党”,后者则另起炉灶称为“正党”或“正确之党”,似乎已经没有复合可能了。

  前新国家党原本有意推举朴槿惠亲自委任的“代总统”,即国务总理黄教安为保守派的继承人。黄教安的民调支持率也曾经出现上升趋势,但他的身份特殊,一是“代总统”,参加总统选举必须先辞去现职,又有时间的限制,也有动摇现体制的危机;二是黄教安原本名不见经传,他不一定能指挥分裂的保守派,他不论在选举过程中,还是选举过后,必将面对内部各派势力挑战的严峻局面,因此至今还无法确定他能否参选。

  另一方面,左倾的革新势力,一有“闺蜜门”作政治垫底;二有政治“钟摆效应”作掩护;三有“人才济济”作后盾,特别是在潘基文“知难而退”后出现了政治真空状态,不论是民调,还是政治现实,革新派都有呼风唤雨,来势汹汹,胜券在握的态势。

  根据韩国民调机构“真实计量器”的最新报告,韩国总统选举潜在候选人的排名,目前领先的是在野的共同民主党前党首文在寅,他的最新民调支持率是33.2%,而且是连续六周稳居第一。代总统黄教安的支持率为15.9%,位居第二,但他至今未表明是否参加角逐。共同民主党籍的忠清南道知事安熙正,民调支持率也连续上升,以15.7%位居第三。

  在政党支持率方面,共同民主党的支持率为45.4%,执政的新国家党已退至13.8%,国民之党为10.5%,正义党为6.8%,正确党5.8%。民调有涨潮和退潮的变迁,而且越临近选举日期,政党间的合纵连横、政党内的离散聚合都会成为常态,要正确把握韩国政坛动向还真不容易呢。

责任编辑:朝子
声明:凡注明来源"钝角网"文章的,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原文链接。本网站作为互联网言论交流平台,所刊发文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参与评论
黄彬华:潘基文知难而退后的韩国政坛 会员

排行榜

热门关键词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们会继续努力!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