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索托:为什么中美必有冲突
当前位置:首页 > 大国字号:

罗索托:为什么中美必有冲突

罗索托:为什么中美必有冲突
2017-03-14 11:43:48
来源:钝角网 作者: 罗索托,张娟/采
关键词:中美关系 特朗普 点击: 我要评论
按:过去几年的中美关系很难用融洽来形容。有学者把这归结为奥巴马政府的重返亚洲政策,有的学者则认为是中国自身过于强硬的外交政策所导致。如何从理论层面上理解当今的中美关系呢?钝角网张娟特别邀请了一位现实主义流派的后起之秀、美国圣母大学政治学副教授、该校国际安全项目主任以及哈佛大学国际战略研究所研究员罗索托先生(Sebastian Rosato)为大家分享一下他眼中的中美关系,以及为什么他相信中美两国必有冲突。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将于4月在有“冬季白宫”之称的马阿拉歌(Mar-a-Lago)庄园会晤,这将是两位领导人首次会面。.jpg

       美国媒体Axios援引知情官员称,美国总统特朗普计划在4月为期两天的峰会期间,在其佛罗里达州的棕榈滩马阿拉哥庄园(Mar-a-lago)接待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该报道称,这次为期两天的会晤初步定在4月6日至7日进行。此次访问将为华盛顿和北京方面之间开展更大的对话铺平道路,此前美国总统在2016年竞选期间曾发出一系列针对中国的好斗言论。两人即将会晤之际,美国越来越关注来自朝鲜的威胁——华盛顿希望北京在这个问题上给予更多合作。中国外交部没有发表评论,但上周中国外长王毅曾表示,对于习近平-特朗普峰会,他预计很快就会传出“好消息”。

  1、首先,您能向我们解释一下为什么您那么坚定地认为中美必有冲突发生吗?

  中国如果继续按照目前的军事和经济增长速度增长,并最终成为一个和美国相提并论的真正竞争者,这之后会发生什么,我对这个问题一直都挺感兴趣。

  如果中国真的变成这样一个国家——没有人确定最后真的会不会这样——那么,这两个国家就会拥有对对方造成巨大伤害的军事力量。

  届时,两个国家是否会进行安全方面的竞争,取决于他们对各自对方意图的判断,也就是说他们的行动计划。如果两个国家都很自信对方没有心存不轨的计划——即对方有比较善意的企图——那他们有可能进行合作。然而,如果他们两方不能确定对方是否心存善意,他们就会寻求用加强武力和盟友的关系来保护自己——如果是这样的话,两个国家就会参与到激烈的安全竞争中。

  安全上的竞争是不可避免的——用我的话讲就是中美正朝向冲突的方向发展——因为常理上大国之间总是对对方的意图模糊不定,有好几个因素造成了这个现象。

  首先,一个国家的最终意图总是掌握在一小撮最重要的领导人手中,这也就意味着外人对这些最终意图基本上是无法看到或者估量的。因为国家的意图事关最高级别的国家安全,所以这些为数很少的人就会极力隐藏真实的意图。这也就是为什么在历史上基本上没有一个高级官员揭露所属大国的意图的记录。

  其次,虽然国家之间可以有把握地了解对方的很多方面,但是涉及意图方面的事情就非常模棱两可。例如,国家都很确定其他国家想要安全感。安全感可以通过两个途径取得,一个是寻求安全感的国家可以通过与其他国家的合作(这就是友善的意图)或者也可以通过毁灭对方(这是邪恶的意图)来实现。例如,在冷战初期,美国评估了和莫斯科进行合作或者对抗两个策略的利弊。换句话说,对另外一个国家寻求安全感这一事实心知肚明并不能帮助确定意图。涉及到意图的行为同样也是模棱两可。一个国家穷兵黩武,这说明它心存恶意、准备进攻;还是心存善意、只是想保护自己?这正是一战之前欧洲大国所面对的问题。

  再次,大国有强烈的动机来蒙蔽他们的意图。考虑一下那些心怀叵测的大国,他们会对潜在的受害者表现出善意,以使他们放松警惕。希特勒在这方面恐怕是最显著的一个例子——30年代,他竭尽全力说服其他大国他友善的意图——其实所有的大国都在某个阶段试图隐藏自己的战略意图。因为所有的大国都对这一点心知肚明,所以,他们对另外一些国家和平崛起的呼吁或者善意的行为表示疑虑。

  最后,国家都明白意图是可以改变的。即便一个国家当今有善良的意图,他们的领导人以后也可能改变主意或者新的、有不同意图的领导人也可能上台。没有人知道下一届美国总统是谁,他/她的意图是什么。中国也是同样的道理。没有人知道未来几年会发生什么样的危机,大国实力的平衡会如何改变,以及外交上的博弈如何。所有这些都有可能影响中美两国领导人改变意图。

  2、当您谈到冲突的不可避免时,这里的“冲突”是指军事冲突吗?

  我的论点是如果中国变成一个与美国同等竞争大国,那么安全上的竞争是不可避免的,安全上的竞争当然包括军事冲突。当国家为权力而竞争的时候,有时会发生军事危机甚至战争,也就是军事冲突。但是竞争是一个比军事冲突更广泛的概念。它还包括其他活动,如提高军费、提升军队的实力、武器竞争以及寻找盟友。总之,我认为竞争是不可避免的,军事冲突——也就是竞争的一个组成部分——是有可能的。

  3、几年前,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了新型大国关系的理论,旨在避免一个新兴大国和守成大国之间的冲突。您对此的看法是什么?

  据我了解,习近平主席的新型大国关系强调的是不冲突,不对抗,尊重对方的核心利益,在互惠互利的基础上合作。

  我的观点是这些显示中国意图的表述很难达到安慰美国的目的。可以肯定,这个说法可以解读为中国存在对美国友善、想要合作的一个证据,但同样也可以解读为中国试图创造一个可以让中国发展为与美国平起平坐的一个大国的国际环境,到了某个时刻可以有实力反抗美国及其盟友。再回到我之前提到的理论框架,这个提法很清楚,其具体内容也可以弄的一清二楚,但在帮助美国官员解读中国的意图方面仍旧是含糊其辞的。

  4、您对两国政府未来如何处理双边关系有什么建议吗?

  说到这里,我不觉得中美关系可以避免激烈的安全竞争。关键问题是双方没有办法说服对方他们当今的意图是善意的,将来的意图也是善意的。这个情况真的是个悲剧。中美也有可能确实都心存善意,但是两个国家没有办法让对方自信地相信这一点,也没有办法让对方相信他们未来也是如此。就像所有的大国一样,两国的语言和行动都给他们的意图带来模棱两可的信息;他们会知道另外一方努力隐藏其真实意图。他们也知道对方有很多理由可以导致其改变意图。

Sebastian Rosato.jpg

  本文受访者Sebastian Rosato

  5、您曾经写过一篇论文,提到“苏联解体让欧洲共同体失去了存在的根本原因”。前段时间英国退出欧盟是不是您这个观点的证据呢?

  那是一篇2011年的文章。我在文章中认为,欧洲共同体的建立很大程度上可以解释为这是西欧国家试图在冷战期间寻求权力平衡的举措。随着苏联的解体,这些国家没有一个有说服力的理由让他们继续留在共同体——也就是今天的欧盟——里面。如今的欧盟,不存在什么需要平衡的大国。还有就是如果他们觉得留在欧盟的代价很昂贵,他们也会弃之而去。

  表面上看,英国退出欧盟这个事件是说明我理论的绝好例子。当今的英国不存在一个大国平衡的理由让其保留在欧盟。相反,这个国家认为留在欧盟导致了过度的主权丧失,于是决定退出。但是仔细想想的话,英国退出欧盟并不是解释我理论的最好例子。其中的原因是英国一直都不情愿加入欧盟,仅仅是欧盟的有限会员。例如,这个国家根本没有(正式)加入欧盟。既然不是欧盟的正式成员国,对于他的退出也就不足以为奇了。在我看来,我觉得能够更好证明我观点的例子是很多欧洲国家在讨论“改革”或者“重新谈判”欧盟的问题,这也就是说返回比较保守的合作协议。

  6、有些学者认为美国在欧洲的出现,帮助防止了欧洲国家之间的安全竞争。在亚洲也出现同样的理论,即美国在该地区的出现防止了中国、日本和俄罗斯之间的竞争。这是不是说单极制比双极世界要稳定?

  我觉得你的问题里把稳定等同于没有安全竞争。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毫无疑问,单极制是稳定的一个因素。冷战之后,美国在欧洲和亚洲的出现显然平息了这两个地区的安全竞争。

  但是,单极世界仍旧包含很多安全竞争。想想美国现在与俄罗斯与中国所展开的安全竞争,印度和巴基斯坦之间的竞争,以及好几个国家在中东的竞争等等。

  7、当我们看看中东的混乱局势,美俄之间的敌意,以及中国与邻国之间的麻烦,您如何用一个现实主义的观点来解释这些现象呢?

  我觉得需要弄明白现实主义能够解释哪些现象以及不能够解释哪些现象。最重要的问题是现实主义主要的目的是基于解释大国之间的关系。根本上,这个理论讲的是大国之间会相互竞争。因此,现实主义这个理论可以很好的解释美俄之间的紧张关系,以及美国重返亚洲、抗衡中国的政策。因此,我的研究着重于欧盟(成立于两个超级大国对抗最激烈的时候)以及当今的中美关系。与此同时,现实主义观点并不意在解释国际关系中存在的其他问题。因此,这个理论对于叙利亚和伊斯兰国这样的问题没有太多的发言权。要理解此类问题,我们需要借助于政治学理论里的一些分支理论,而不是像现实主义这样的基本理论。

  罗索托先生本科和研究生就读于英国的剑桥和牛津大学,随后去了现实主义流派的重地芝加哥大学攻读博士。此次采访为钝角网和外交学者的联合采访。英文稿件请见外交学者网站(www.thediplomat.com)。

责任编辑:昀舒
罗索托:为什么中美必有冲突

罗索托:为什么中美必有冲突

2017-03-14 11:43:48
来源:钝角网 作者: 罗索托,张娟/采
按:过去几年的中美关系很难用融洽来形容。有学者把这归结为奥巴马政府的重返亚洲政策,有的学者则认为是中国自身过于强硬的外交政策所导致。如何从理论层面上理解当今的中美关系呢?钝角网张娟特别邀请了一位现实主义流派的后起之秀、美国圣母大学政治学副教授、该校国际安全项目主任以及哈佛大学国际战略研究所研究员罗索托先生(Sebastian Rosato)为大家分享一下他眼中的中美关系,以及为什么他相信中美两国必有冲突。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将于4月在有“冬季白宫”之称的马阿拉歌(Mar-a-Lago)庄园会晤,这将是两位领导人首次会面。.jpg

       美国媒体Axios援引知情官员称,美国总统特朗普计划在4月为期两天的峰会期间,在其佛罗里达州的棕榈滩马阿拉哥庄园(Mar-a-lago)接待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该报道称,这次为期两天的会晤初步定在4月6日至7日进行。此次访问将为华盛顿和北京方面之间开展更大的对话铺平道路,此前美国总统在2016年竞选期间曾发出一系列针对中国的好斗言论。两人即将会晤之际,美国越来越关注来自朝鲜的威胁——华盛顿希望北京在这个问题上给予更多合作。中国外交部没有发表评论,但上周中国外长王毅曾表示,对于习近平-特朗普峰会,他预计很快就会传出“好消息”。

  1、首先,您能向我们解释一下为什么您那么坚定地认为中美必有冲突发生吗?

  中国如果继续按照目前的军事和经济增长速度增长,并最终成为一个和美国相提并论的真正竞争者,这之后会发生什么,我对这个问题一直都挺感兴趣。

  如果中国真的变成这样一个国家——没有人确定最后真的会不会这样——那么,这两个国家就会拥有对对方造成巨大伤害的军事力量。

  届时,两个国家是否会进行安全方面的竞争,取决于他们对各自对方意图的判断,也就是说他们的行动计划。如果两个国家都很自信对方没有心存不轨的计划——即对方有比较善意的企图——那他们有可能进行合作。然而,如果他们两方不能确定对方是否心存善意,他们就会寻求用加强武力和盟友的关系来保护自己——如果是这样的话,两个国家就会参与到激烈的安全竞争中。

  安全上的竞争是不可避免的——用我的话讲就是中美正朝向冲突的方向发展——因为常理上大国之间总是对对方的意图模糊不定,有好几个因素造成了这个现象。

  首先,一个国家的最终意图总是掌握在一小撮最重要的领导人手中,这也就意味着外人对这些最终意图基本上是无法看到或者估量的。因为国家的意图事关最高级别的国家安全,所以这些为数很少的人就会极力隐藏真实的意图。这也就是为什么在历史上基本上没有一个高级官员揭露所属大国的意图的记录。

  其次,虽然国家之间可以有把握地了解对方的很多方面,但是涉及意图方面的事情就非常模棱两可。例如,国家都很确定其他国家想要安全感。安全感可以通过两个途径取得,一个是寻求安全感的国家可以通过与其他国家的合作(这就是友善的意图)或者也可以通过毁灭对方(这是邪恶的意图)来实现。例如,在冷战初期,美国评估了和莫斯科进行合作或者对抗两个策略的利弊。换句话说,对另外一个国家寻求安全感这一事实心知肚明并不能帮助确定意图。涉及到意图的行为同样也是模棱两可。一个国家穷兵黩武,这说明它心存恶意、准备进攻;还是心存善意、只是想保护自己?这正是一战之前欧洲大国所面对的问题。

  再次,大国有强烈的动机来蒙蔽他们的意图。考虑一下那些心怀叵测的大国,他们会对潜在的受害者表现出善意,以使他们放松警惕。希特勒在这方面恐怕是最显著的一个例子——30年代,他竭尽全力说服其他大国他友善的意图——其实所有的大国都在某个阶段试图隐藏自己的战略意图。因为所有的大国都对这一点心知肚明,所以,他们对另外一些国家和平崛起的呼吁或者善意的行为表示疑虑。

  最后,国家都明白意图是可以改变的。即便一个国家当今有善良的意图,他们的领导人以后也可能改变主意或者新的、有不同意图的领导人也可能上台。没有人知道下一届美国总统是谁,他/她的意图是什么。中国也是同样的道理。没有人知道未来几年会发生什么样的危机,大国实力的平衡会如何改变,以及外交上的博弈如何。所有这些都有可能影响中美两国领导人改变意图。

  2、当您谈到冲突的不可避免时,这里的“冲突”是指军事冲突吗?

  我的论点是如果中国变成一个与美国同等竞争大国,那么安全上的竞争是不可避免的,安全上的竞争当然包括军事冲突。当国家为权力而竞争的时候,有时会发生军事危机甚至战争,也就是军事冲突。但是竞争是一个比军事冲突更广泛的概念。它还包括其他活动,如提高军费、提升军队的实力、武器竞争以及寻找盟友。总之,我认为竞争是不可避免的,军事冲突——也就是竞争的一个组成部分——是有可能的。

  3、几年前,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了新型大国关系的理论,旨在避免一个新兴大国和守成大国之间的冲突。您对此的看法是什么?

  据我了解,习近平主席的新型大国关系强调的是不冲突,不对抗,尊重对方的核心利益,在互惠互利的基础上合作。

  我的观点是这些显示中国意图的表述很难达到安慰美国的目的。可以肯定,这个说法可以解读为中国存在对美国友善、想要合作的一个证据,但同样也可以解读为中国试图创造一个可以让中国发展为与美国平起平坐的一个大国的国际环境,到了某个时刻可以有实力反抗美国及其盟友。再回到我之前提到的理论框架,这个提法很清楚,其具体内容也可以弄的一清二楚,但在帮助美国官员解读中国的意图方面仍旧是含糊其辞的。

  4、您对两国政府未来如何处理双边关系有什么建议吗?

  说到这里,我不觉得中美关系可以避免激烈的安全竞争。关键问题是双方没有办法说服对方他们当今的意图是善意的,将来的意图也是善意的。这个情况真的是个悲剧。中美也有可能确实都心存善意,但是两个国家没有办法让对方自信地相信这一点,也没有办法让对方相信他们未来也是如此。就像所有的大国一样,两国的语言和行动都给他们的意图带来模棱两可的信息;他们会知道另外一方努力隐藏其真实意图。他们也知道对方有很多理由可以导致其改变意图。

Sebastian Rosato.jpg

  本文受访者Sebastian Rosato

  5、您曾经写过一篇论文,提到“苏联解体让欧洲共同体失去了存在的根本原因”。前段时间英国退出欧盟是不是您这个观点的证据呢?

  那是一篇2011年的文章。我在文章中认为,欧洲共同体的建立很大程度上可以解释为这是西欧国家试图在冷战期间寻求权力平衡的举措。随着苏联的解体,这些国家没有一个有说服力的理由让他们继续留在共同体——也就是今天的欧盟——里面。如今的欧盟,不存在什么需要平衡的大国。还有就是如果他们觉得留在欧盟的代价很昂贵,他们也会弃之而去。

  表面上看,英国退出欧盟这个事件是说明我理论的绝好例子。当今的英国不存在一个大国平衡的理由让其保留在欧盟。相反,这个国家认为留在欧盟导致了过度的主权丧失,于是决定退出。但是仔细想想的话,英国退出欧盟并不是解释我理论的最好例子。其中的原因是英国一直都不情愿加入欧盟,仅仅是欧盟的有限会员。例如,这个国家根本没有(正式)加入欧盟。既然不是欧盟的正式成员国,对于他的退出也就不足以为奇了。在我看来,我觉得能够更好证明我观点的例子是很多欧洲国家在讨论“改革”或者“重新谈判”欧盟的问题,这也就是说返回比较保守的合作协议。

  6、有些学者认为美国在欧洲的出现,帮助防止了欧洲国家之间的安全竞争。在亚洲也出现同样的理论,即美国在该地区的出现防止了中国、日本和俄罗斯之间的竞争。这是不是说单极制比双极世界要稳定?

  我觉得你的问题里把稳定等同于没有安全竞争。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毫无疑问,单极制是稳定的一个因素。冷战之后,美国在欧洲和亚洲的出现显然平息了这两个地区的安全竞争。

  但是,单极世界仍旧包含很多安全竞争。想想美国现在与俄罗斯与中国所展开的安全竞争,印度和巴基斯坦之间的竞争,以及好几个国家在中东的竞争等等。

  7、当我们看看中东的混乱局势,美俄之间的敌意,以及中国与邻国之间的麻烦,您如何用一个现实主义的观点来解释这些现象呢?

  我觉得需要弄明白现实主义能够解释哪些现象以及不能够解释哪些现象。最重要的问题是现实主义主要的目的是基于解释大国之间的关系。根本上,这个理论讲的是大国之间会相互竞争。因此,现实主义这个理论可以很好的解释美俄之间的紧张关系,以及美国重返亚洲、抗衡中国的政策。因此,我的研究着重于欧盟(成立于两个超级大国对抗最激烈的时候)以及当今的中美关系。与此同时,现实主义观点并不意在解释国际关系中存在的其他问题。因此,这个理论对于叙利亚和伊斯兰国这样的问题没有太多的发言权。要理解此类问题,我们需要借助于政治学理论里的一些分支理论,而不是像现实主义这样的基本理论。

  罗索托先生本科和研究生就读于英国的剑桥和牛津大学,随后去了现实主义流派的重地芝加哥大学攻读博士。此次采访为钝角网和外交学者的联合采访。英文稿件请见外交学者网站(www.thediplomat.com)。

责任编辑:昀舒
声明:凡注明来源"钝角网"文章的,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原文链接。本网站作为互联网言论交流平台,所刊发文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参与评论
罗索托:为什么中美必有冲突 会员

排行榜

热门关键词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们会继续努力!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