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s jpg

扫一扫,即刻安装钝角网APP

当前位置:首页 > TAG信息列表 > 美国外交

孙兴杰:朝鲜为何主动对美极限施压?

孙兴杰:朝鲜为何主动对美极限施压?朝鲜给美国的“最后通牒”是,今年年底之前如果双边关系没有突破的话,朝鲜就要寻找新路了。从美朝关系的互动来看,如果美方不逐步解除严厉的经济制裁,朝鲜可能不会遵守在新加坡会晤时做出的不进行核试验、不进行远程导弹发射的承诺。... 【详细】
2019-11-19

张敬伟:德国柏林墙倒塌30年,看不见的墙依然存在东西之间

张敬伟:德国柏林墙倒塌30年,看不见的墙依然存在东西之间两德虽然统一30年,且德国也从最初的“欧洲病夫”成长为全球经济大国(仅次于美国、日本和中国),而且也是欧盟的领头羊。但是,东西德的鸿沟还在,看得见的柏林墙倒塌了,看不见的柏林墙依然还在。数据显示,德国500强企业当中,仅36家总部设在东德;精英阶层的顶级位置多由西... 【详细】
2019-11-18

【西太湖论坛】布赖恩·伊根、黄迎:美国国家安全法与中国企业的合规

【西太湖论坛】布赖恩·伊根、黄迎:美国国家安全法与中国企业的合规美国国家安全法还具有很强的政策属性,指的是国家安全法很多时候还会为当时的政策或者是政治因素所驱动。在过去的25年里,美国对经济制裁和出口管制权力的运用更加精准,为了更加具有针对性,法规的数量也急剧增加,所以这个体系现在变得越来越复杂。... 【详细】
2019-11-18

走进华盛顿:美国的政治中心原来是一座美丽的大公园

走进华盛顿:美国的政治中心原来是一座美丽的大公园对华盛顿的整体印象是:作为美国首都,却只有60万人,大部分还是美国政府的雇员。由于城市人口不多,首都显得空旷宁静,但城市布局得体,街道宽阔整洁,两旁林荫蔽天。宏伟的建筑,宽阔的河流,平静的湖泊,浓绿的树荫,加上随处可见的花草、绿地、喷泉和雕塑,整个城市就是一座美丽的... 【详细】
2019-11-14

沃尔特·米德:中俄合作为何会前所未有的深化?

沃尔特·米德:中俄合作为何会前所未有的深化?目前国际舆论中有一种声音认为,中国和俄罗斯同是两个正在崛起的大国,一旦两国崛起之后,目前这些共同的战略需求就有可能转化为一种潜在冲突的种子。不过就目前而言,中俄在政治和战略领域里有共同需求,使得双方愿意摒弃前嫌,愿意以理性、务实和建设性的态度走到一起。... 【详细】
2019-11-14

布雷特·麦格克:美国如何评估中国当前的“中东战略”?

布雷特·麦格克:美国如何评估中国当前的“中东战略”?随着中国的崛起,中国在中东的影响力和作用必定会越来越重要,美国及其盟友应在塑造中国在中东的角色定位方面起关键作用。... 【详细】
2019-11-08

约瑟夫·奈:式微的俄罗斯更倾向使用铤而走险的手段来处理国际事务

约瑟夫·奈:式微的俄罗斯更倾向使用铤而走险的手段来处理国际事务未来,俄罗斯将有足够的能力给美国制造一系列的麻烦,而普京对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的依赖,也变向为举国上下提供了一种动员和激励。式微的大国和崛起的大国,同样值得在外交上予以同等的关注。在唐纳德·特朗普总统离任后的某个时刻,美国将需要制定严肃的对俄战略,而这... 【详细】
2019-11-07

高桥彻:今年的东亚峰会或表明美国主导的亚洲秩序开始走向终结

高桥彻:今年的东亚峰会或表明美国主导的亚洲秩序开始走向终结虽然美国在高声倡议“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战略”,但是却不加遮掩地轻视亚洲。将来回过头看,今年的东亚峰会或许会被定位为美国主导的亚洲秩序走向终结的开始。... 【详细】
2019-11-06

戴维斯:美俄中“三角关系论”的诱惑与危险

戴维斯:美俄中“三角关系论”的诱惑与危险如今的中俄关系比上世纪50年代以来的任何时候都要牢固。但不管西方的政策如何,双方更紧密的联系是不可避免的。实际上,值得注意的是,这两个共同反西方的、拥有世界上最长边界的全球最大能源出口和进口的国家,花了多长时间才改善了两国关系。西方的政策调整早该进行... 【详细】
2019-11-06

道格·班多:美国为何要成为拥核朝鲜的目标?特朗普应考虑放弃在韩国驻军

道格·班多:美国为何要成为拥核朝鲜的目标?特朗普应考虑放弃在韩国驻军如果朝鲜获得摧毁美国城市的能力,即便是朝鲜半岛上始于常规战争,也可能以核威胁(如果不是打击)告终。如果美国和韩国准备再次击溃朝鲜,而美国不撤出,朝鲜将不得不使用或威胁使用核武器。美韩国的同盟关系并不足以承担这样的风险。不幸的是,除了战争之外,没有办法消除... 【详细】
2019-10-30

米尔斯海默:中国崛起与俄罗斯复兴促使特朗普结束美国自由主义的全球战略

米尔斯海默:中国崛起与俄罗斯复兴促使特朗普结束美国自由主义的全球战略目前世界的多极局面使得美国需要继续关注现实主义的权力-平衡政治,美国作为唯一的超级霸权国家的时代已经过去。原因还在于个人权利的“过度推销”(overselling),事实表明不是所有国家都强烈的希望建立以个人主义为基础的政治制度与促进人权,自由民主制度并不像自... 【详细】
2019-10-24

川岛真、神谷万丈、詹姆斯·肖夫:美日会联手遏制中国吗?

川岛真、神谷万丈、詹姆斯·肖夫:美日会联手遏制中国吗?美日两国对中国和东亚有共同的认知和相似的目标,在应对地区问题上也有共同的方式。但是,它们各自与中国关系的地缘政治背景不同,有时会出现认知和政策上的差距。两国都需要承认这种可能性,并防范其潜在的负面影响。... 【详细】
2019-10-23

米尔斯海默:美国全球支配战略下的帝国败局与离岸平衡的迫切选择

米尔斯海默:美国全球支配战略下的帝国败局与离岸平衡的迫切选择笼统地说,美国只要确保没有哪个国家可以支配欧洲,东北亚以及波斯湾,他就仍然是世界上唯一的地区霸主。这是保证美国领先的最好方式。我们应当建立一支强大的军队来干预这些地区,但他们应当被部署在离岸地区或是美国本土。在这些地区,当潜在霸主登场时,华盛顿应当依靠... 【详细】
2019-10-21

陈积敏:美国同盟体系延续与创新的最大变量就是美国自身

陈积敏:美国同盟体系延续与创新的最大变量就是美国自身美国利益的全球分布、美国战略的霸权护持与美国力量的相对有限之间的矛盾,决定了美国同盟体系的持续性价值。对美国来说,最重要的问题不是要不要同盟体系,而是如何对同盟体系予以改革以适应现实需要。这既是美国考虑的重点,也是重大挑战。... 【详细】
2019-10-18

宗研:美国的中东外交能否突破五大因素诱发的局限?

宗研:美国的中东外交能否突破五大因素诱发的局限?对于特朗普来说,谋求连任比卷入一场无法预料后果的战争更加重要。宗派、民族、能源、争霸、政治体制,种种限制性因素构成的复杂情势,让美国在中东陷入外交困局。本文将从上述因素分别解析,透视美国的中东外交能否突破各种因素诱发的局限,以及这些局限会否对于美国团... 【详细】
2019-10-15

米尔斯海默:高程度的经济相互依赖并不能确保国家间不发生战争

米尔斯海默:高程度的经济相互依赖并不能确保国家间不发生战争约翰·米尔斯海默认为自由霸权徒劳无功。它所谓的好处,亦即带来和平与繁荣、控制核扩散和恐怖主义,都站不住脚。典型的例子有,克林顿政府的北约东扩和对华接触战略。第七章,米尔斯海默从历史和理论两个角度逐一批驳自由主义的三大和平理论,即民主和平论、经济相互依... 【详细】
2019-10-15

何亚非:美国的大国忧患意识与“悲剧情怀”

何亚非:美国的大国忧患意识与“悲剧情怀”美国对外战略如今再次聚焦大国竞争,尤其与中俄战略竞争,与美国重拾“悲剧情怀”密不可分。美国内现在凝聚人心靠的也是这种忧患意识。美国精英因此敦促美国人民接受这种观点:要防止美国失去世界霸权,要维护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美国面对南海、乌克兰、叙利亚、伊朗等... 【详细】
2019-10-12

张敬伟:美伊战与和是危险选择题

张敬伟:美伊战与和是危险选择题追求“美国优先”的特朗普不会轻易动用战争手段,还是通过更严厉的制裁更保险。在此之前,特朗普已经显示出美国的对伊克制,当伊朗击落美国造价不菲的无人飞机时,美国对伊动武可谓一触即发,但是特朗普忍住了。显然,在对伊动武方面,特朗普不像他的推文所昭示的那样强硬和... 【详细】
2019-09-27

特朗普面临的弹劾之战:程序、效应与可能结果

特朗普面临的弹劾之战:程序、效应与可能结果虽然美国《宪法》对国会弹劾的程序有既定的设计,但实际操作起来又有很多复杂因素,尤其是法律上的模糊空间往往会被“政治”填充。这就意味着美国两党党争会更趋激烈化。而弹劾的过程大概需要2至3个月的时间,甚至更长。在此期间,特朗普必然会全身心专注国会,升级对民... 【详细】
2019-09-26

丁咚:特朗普“退群”绝非回归孤立主义,而是要改革出对美国有利的世界秩序

丁咚:特朗普“退群”绝非回归孤立主义,而是要改革出对美国有利的世界秩序美国优先原则,为特朗普政府采取前述政策提供了合法性和合理性依据。但它的频频“退群”绝不是要回归“孤立主义”,如果那样,就无法实现“让美国再次伟大”和“继续伟大”的目标。用中式话语来说,美国就是要以重塑世界贸易体系、重塑世界秩序的方式,“加强和改善对世... 【详细】
2019-09-24

美伊关系进入危险升级模式,特朗普仍竭力避免战争

美伊关系进入危险升级模式,特朗普仍竭力避免战争事实上,特朗普自竞选以来在外交政策上的一大重要承诺就是,要在军事上尽可能的将美国从目前在中东多国中其口中“耗资巨大,且无法直接受惠于美国”的战争中脱离出去。正是在这种政策方向的指引下,特朗普在过去的两年多内不但减少美国在叙利亚驻军,并为此与前国防部长... 【详细】
2019-09-23

约瑟夫·奈:特朗普的总统任期是否会成为美国外交政策的重大转折点?

约瑟夫·奈:特朗普的总统任期是否会成为美国外交政策的重大转折点?特朗普在历史上的角色可能取决于他能否连任。如果他执政八年而非四年,机构、信任和软实力更有可能受到腐蚀。但无论如何,他的继任者都将面临一个已变化了的世界,而这部分要归因于特朗普的政策,也有部分要归因于世界政坛的结构性实力大变迁,包括从西方转移到东方(亚... 【详细】
2019-09-19

米尔斯海默:美国人必须明白自由主义霸权的危险性和现实主义克制战略的紧迫性

米尔斯海默:美国人必须明白自由主义霸权的危险性和现实主义克制战略的紧迫性对于美国而言,放弃自由主义霸权是一个非常明智的选择,因为自由主义霸权对美国的正面影响是微乎其微的,美国应该在海外推行一个更加务实有效的政策。此举也将意味着美国对外政策的制定者接受现实主义。... 【详细】
2019-09-19

黄亚生:美国两党可能达成“现实主义方针”的共识不利于其长期发展

黄亚生:美国两党可能达成“现实主义方针”的共识不利于其长期发展单纯的现实主义外交思维的第二个问题就是不考虑本国外交和军事策略对对方国家的国内政治和经济的影响。如果美国单纯以扩大自身力量为考虑遏制其他国家,希望以此来增加安全感,但又不考虑遏制行为对对方国家国内环境造成的影响,那么结果必将是物极必反,即不稳定因素... 【详细】
2019-09-18
共10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尾页
会员

排行榜

热门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