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s jpg

扫一扫,即刻安装钝角网APP

接连换储后,沙特迎来“萨勒曼王朝”
当前位置:首页 > 新兴国家字号:

接连换储后,沙特迎来“萨勒曼王朝”

接连换储后,沙特迎来“萨勒曼王朝”
2017-07-17 09:32:56
来源:《世界知识》 作者: 丁隆
关键词:沙特阿拉伯 点击: 我要评论
沙特王储无疑是个“高危职业”,在过去六年中,共有五人担任该职。

  6月21日,沙特阿拉伯国王萨勒曼颁布敕令,免去侄子穆罕默德·本·纳伊夫王储职务,任命其子副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为王储。30岁出头的本·萨勒曼成为沙特建国以来最年轻的王储。沙特王储无疑是个“高危职业”,在过去六年中,共有五人担任该职。其中苏尔坦和纳伊夫(本·纳伊夫的父亲)先于阿卜杜拉国王(2005年至2015年在位)去世,穆克林和本·纳伊夫两人则被萨勒曼国王免职。

  在阿卜杜拉执政后期,沙特设立副王储一职,第二代王子中最年轻的穆克林被任命为副王储。两年前,穆克林晋升为王储后不久便被免,作为第三代王子的本·纳伊夫由副王储升为王储,意味着沙特自开国国王伊本·沙特去世后,王位兄终弟及的传承模式结束,第三代王子进入权力传承序列。由于在传承序列上的三人均属“苏德里系”(在沙特开国国王的众多儿子中,1982年至2005年在位的法赫德国王、已故的苏尔坦王储和纳伊夫王储以及现在的萨勒曼国王等七个儿子的母亲来自内志望族苏德里家族,以“苏德里七雄”著称,被认为是沙特王室内最强大的派系),就此开启了“苏德里时代”。然而,本·纳伊夫被免职,宣告苏德里系就此分裂,萨勒曼父子分别担任国王和王储,改写了沙特王位传承史,标志着沙特进入“萨勒曼王朝”。由于新王储年仅30来岁,这或许意味着萨勒曼王朝将延续数十年。这无疑将为沙特带来重大而深远的影响。

  靴子落地

  熟悉沙特政治的人都知道,萨勒曼国王废侄立子,只是个靴子何时落地的问题。2015年萨勒曼登基后,为实现传位于子,采取两步走的渐进模式。两年前,萨勒曼国王免去穆克林的王储职务,首开沙特废黜王储的先例。穆克林作为第二代王子中最年轻者,阿卜杜拉国王任命其为副王储,表面上看是为了终结兄终弟及的传承制度,为权力向第三代王子传承铺路,其真实目的则是将苏德里系的艾哈迈德亲王(“苏德里七雄”之一)排除在传承序列之外,防止苏德里系垄断权力。而且穆克林的母亲是也门人,地位卑微。因此穆克林的任命在王室内部引起较大争议,尤其遭到苏德里系的强烈反对。萨勒曼继位三个月后便将其废黜,在当时并未引发太多争议。虽然本·纳伊夫在阿卜杜拉时期便被列入继承序列,并在萨勒曼继位后先后任副王储和王储,但其政治前途却不被看好。这并非因为其无力担此重任,而是因为他只是萨勒曼国王的侄子,紧随其后的副王储则是国王最宠爱的儿子本·萨勒曼。

  实际上,沙特此次换储早有征兆。4月22日,沙特公布一系列重要人事任命,一批20多岁的年轻王子走上重要岗位。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萨勒曼的三个儿孙。本·萨勒曼的胞弟、年仅28岁的哈立德被任命为驻美大使,而前任大使上任不满两年便被替换。哈立德为萨勒曼最小的儿子,是一名战斗机飞行员,曾在美国受训,曾亲驾F-15战斗机参加对“伊斯兰国”的军事打击。本·萨勒曼派胞弟担任驻美大使,显然欲加强与特朗普政府的沟通。同时,本·萨勒曼同父异母的兄长阿卜杜勒·阿齐兹被任命为能源事务大臣。因为阿卜杜勒·阿齐兹的母亲来自苏德里家族,此项任命被认为是安抚苏德里系。同时,本·萨勒曼的侄子艾哈迈德被任命为富产石油的东部省副省长,而该省省长为本·纳伊夫的兄长苏欧德。这被认为是企图限制本·纳伊夫兄弟的权力。同日,萨勒曼还发布国王令,恢复此前根据经济改革计划被削减的公职人员和军人的补贴,这也是为擢升本·萨勒曼创造条件。

  被免职的本·纳伊夫被认为是第三代王子中能力最出众者之一,他曾长期辅佐其父内政大臣纳伊夫亲王执掌国内安全,并统领沙特反恐事务达15年之久。在恐怖主义挑战日益严峻的沙特,本·纳伊夫的工作算是卓有成效,在其任上沙特未遭受大规模恐怖袭击。2009年,他遭到一名佯装投诚的“基地”分子近距离袭击,虽幸免于难,但身负重伤。本·纳伊夫还深得美国信赖,早年曾留学美国,担任副内政大臣后,与历届美国中情局局长保持良好的工作关系,美国在反恐方面对其十分倚重,曾为其颁发美国中情局反恐勋章。作为第三代王子中与美国关系最密切的人,美方与其合作不仅意在反恐,更寄希望于他未来登顶沙特政坛。因此,在奥巴马时期,美方曾反对沙方废黜王储的企图。但是,本·纳伊夫就任王储后,并未得到相应待遇,只得到一个挂名闲职,不仅办公室未迁入王宫,职权上也未超越内政大臣的原有权限,两年多来仅出访一次。

责任编辑:朝子
接连换储后,沙特迎来“萨勒曼王朝”

接连换储后,沙特迎来“萨勒曼王朝”

2017-07-17 09:32:56
来源:《世界知识》 作者: 丁隆
沙特王储无疑是个“高危职业”,在过去六年中,共有五人担任该职。

  6月21日,沙特阿拉伯国王萨勒曼颁布敕令,免去侄子穆罕默德·本·纳伊夫王储职务,任命其子副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为王储。30岁出头的本·萨勒曼成为沙特建国以来最年轻的王储。沙特王储无疑是个“高危职业”,在过去六年中,共有五人担任该职。其中苏尔坦和纳伊夫(本·纳伊夫的父亲)先于阿卜杜拉国王(2005年至2015年在位)去世,穆克林和本·纳伊夫两人则被萨勒曼国王免职。

  在阿卜杜拉执政后期,沙特设立副王储一职,第二代王子中最年轻的穆克林被任命为副王储。两年前,穆克林晋升为王储后不久便被免,作为第三代王子的本·纳伊夫由副王储升为王储,意味着沙特自开国国王伊本·沙特去世后,王位兄终弟及的传承模式结束,第三代王子进入权力传承序列。由于在传承序列上的三人均属“苏德里系”(在沙特开国国王的众多儿子中,1982年至2005年在位的法赫德国王、已故的苏尔坦王储和纳伊夫王储以及现在的萨勒曼国王等七个儿子的母亲来自内志望族苏德里家族,以“苏德里七雄”著称,被认为是沙特王室内最强大的派系),就此开启了“苏德里时代”。然而,本·纳伊夫被免职,宣告苏德里系就此分裂,萨勒曼父子分别担任国王和王储,改写了沙特王位传承史,标志着沙特进入“萨勒曼王朝”。由于新王储年仅30来岁,这或许意味着萨勒曼王朝将延续数十年。这无疑将为沙特带来重大而深远的影响。

  靴子落地

  熟悉沙特政治的人都知道,萨勒曼国王废侄立子,只是个靴子何时落地的问题。2015年萨勒曼登基后,为实现传位于子,采取两步走的渐进模式。两年前,萨勒曼国王免去穆克林的王储职务,首开沙特废黜王储的先例。穆克林作为第二代王子中最年轻者,阿卜杜拉国王任命其为副王储,表面上看是为了终结兄终弟及的传承制度,为权力向第三代王子传承铺路,其真实目的则是将苏德里系的艾哈迈德亲王(“苏德里七雄”之一)排除在传承序列之外,防止苏德里系垄断权力。而且穆克林的母亲是也门人,地位卑微。因此穆克林的任命在王室内部引起较大争议,尤其遭到苏德里系的强烈反对。萨勒曼继位三个月后便将其废黜,在当时并未引发太多争议。虽然本·纳伊夫在阿卜杜拉时期便被列入继承序列,并在萨勒曼继位后先后任副王储和王储,但其政治前途却不被看好。这并非因为其无力担此重任,而是因为他只是萨勒曼国王的侄子,紧随其后的副王储则是国王最宠爱的儿子本·萨勒曼。

  实际上,沙特此次换储早有征兆。4月22日,沙特公布一系列重要人事任命,一批20多岁的年轻王子走上重要岗位。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萨勒曼的三个儿孙。本·萨勒曼的胞弟、年仅28岁的哈立德被任命为驻美大使,而前任大使上任不满两年便被替换。哈立德为萨勒曼最小的儿子,是一名战斗机飞行员,曾在美国受训,曾亲驾F-15战斗机参加对“伊斯兰国”的军事打击。本·萨勒曼派胞弟担任驻美大使,显然欲加强与特朗普政府的沟通。同时,本·萨勒曼同父异母的兄长阿卜杜勒·阿齐兹被任命为能源事务大臣。因为阿卜杜勒·阿齐兹的母亲来自苏德里家族,此项任命被认为是安抚苏德里系。同时,本·萨勒曼的侄子艾哈迈德被任命为富产石油的东部省副省长,而该省省长为本·纳伊夫的兄长苏欧德。这被认为是企图限制本·纳伊夫兄弟的权力。同日,萨勒曼还发布国王令,恢复此前根据经济改革计划被削减的公职人员和军人的补贴,这也是为擢升本·萨勒曼创造条件。

  被免职的本·纳伊夫被认为是第三代王子中能力最出众者之一,他曾长期辅佐其父内政大臣纳伊夫亲王执掌国内安全,并统领沙特反恐事务达15年之久。在恐怖主义挑战日益严峻的沙特,本·纳伊夫的工作算是卓有成效,在其任上沙特未遭受大规模恐怖袭击。2009年,他遭到一名佯装投诚的“基地”分子近距离袭击,虽幸免于难,但身负重伤。本·纳伊夫还深得美国信赖,早年曾留学美国,担任副内政大臣后,与历届美国中情局局长保持良好的工作关系,美国在反恐方面对其十分倚重,曾为其颁发美国中情局反恐勋章。作为第三代王子中与美国关系最密切的人,美方与其合作不仅意在反恐,更寄希望于他未来登顶沙特政坛。因此,在奥巴马时期,美方曾反对沙方废黜王储的企图。但是,本·纳伊夫就任王储后,并未得到相应待遇,只得到一个挂名闲职,不仅办公室未迁入王宫,职权上也未超越内政大臣的原有权限,两年多来仅出访一次。

  反观本·萨勒曼,则得到年迈父王的充分信任,大权在握,国防、外交、经济、石油等重要部门皆在其领导之下。本·萨勒曼还遍访大国,代父出席G20等重要国际会议。今年3月,本·萨勒曼访美,与特朗普在白宫会晤,并与特朗普的女婿库什纳会谈。访问期间,双方不仅就军售、投资、特朗普访沙等问题达成一致,还可能就沙特内政的某些安排形成共识。5月,特朗普将沙特作为其入住白宫后外访第一站,并在利雅得召开美国与海湾、阿拉伯国家和伊斯兰国家的历史性峰会。沙美两国签署巨额军售和投资协议,将遏制伊朗和反恐作为美沙战略合作的新基石,为美沙在后石油时代重新确认盟友关系奠定基础。特朗普访沙后,沙特先是联合阿联酋、巴林等国与卡塔尔断交,后又再度换储,这些举动绝非只是时间上的巧合。

  锐意改革

  其父继位前,本·萨勒曼大多数时间从事商业活动,直到2009年被任命为时任利雅得省长的萨勒曼的顾问,2013年被任命为王储办公厅主任,次年晋升为内阁大臣。萨勒曼继位后,本·萨勒曼被任命为国王办公厅主任兼国防大臣,直到其后被擢升为副王储、王储。在过去两年里,身体羸弱的萨勒曼国王放手让儿子代为治国,本·萨勒曼成为沙特实际领导人。这个“85后”领导人、世界最年轻的国防部长展现出非凡的魄力和果敢,在短短两年间便颠覆了沙特延续数十年的温吞的内政外交政策,欲在油价低迷之时率领沙特在多个领域实现突围。

  在外交和安全方面,本·萨勒曼采取强硬、军事化的外交政策,将矛头指向伊朗,试图遏制其崛起之势。上任之初,他便组织联军打击也门胡塞武装。最近又联合阿联酋、巴林等国对卡塔尔实施断交和禁运。他以巨额军售和基建投资作为交换,成功说服特朗普政府在中东选边站队,倒向沙特一方。沙美“二次结盟”,使沙特获得了安全保障。在经济领域,本·萨勒曼推出宏伟的“2030年愿景”改革计划,试图通过沙特阿美石油公司股份制改造和部分上市等措施,实施经济多元化战略,逐步摆脱对石油的依赖。在社会和文化领域,本·萨勒曼顶住宗教保守势力的压力,大胆推行改革,致力于沙特社会现代化。他下令设立国家娱乐总局,发展文化产业。他还从父亲那里要来圣谕,限制宗教学者和宗教警察的权力。这些举措在瓦哈比派的沙特可谓石破天惊。

  而本·纳伊夫对本·萨勒曼推出的重大内政外交政策持保留或反对态度。在伊朗问题上,本·纳伊夫主张与伊朗和解,反对搞对峙。2016年1月,沙特处死什叶派教士尼米尔,并与伊朗断交。本·纳伊夫对此十分不满,曾负气出走阿尔及利亚四周之久。在也门问题上,本·纳伊夫反对武力干涉,主张政治解决。在卡塔尔问题上,他同样反对当前的处理方式。甚至有传闻指出,卡塔尔曾企图支持本·纳伊夫争夺王位。对于国内改革,本·纳伊夫主张采取渐进和稳健的方式,对本·萨勒曼的激进改革计划持保留态度。比如在沙特阿美石油公司上市问题上,本·纳伊夫的反对意见代表了相当一部分王室成员的看法。

  当然,本·纳伊夫被废黜的根本原因不在于他与本·萨勒曼之间的政见分歧,而在于萨勒曼国王欲在有生之年确保其子顺利接班。因此,在一部分沙特人(包括部分王室成员)看来,此次换储是一次“柔性政变”,经验丰富、行事稳健的本·纳伊夫更有资格继承王位。但是,从某种意义上看,本·萨勒曼代表着沙特内政外交的全面转向和深度改革,尤其是“2030年愿景”代表了沙特现代化的方向,无论成功与否,都显示出这位年轻领导人敢为天下先的锐气和勇气,可以说符合年轻人口占绝大多数的沙特民众的期待。

  险滩处处

  但是从过去两年的执政实践看,本·萨勒曼难免年轻气盛,甚至有些莽撞冒进,充满冒险主义和理想主义,其上台将使沙特面临巨大的不确定性。

  在王位传承方面,虽然王室内部表面上达成一致,但是“85后”王储的出现,意味着绝大多数第三代王子和部分第四代王子将失去继承机会,萨勒曼国王任人唯亲的行为或将引发不满。此外,由于比本·萨勒曼年幼者中尚未出现副王储的合适人选,预计此职位将空缺多年。同时,本·纳伊夫被免职缺乏合理的解释,这也将危及新王储的合法性。据《纽约时报》等多家国际媒体报道,本·纳伊夫被免职后,便被沙特当局软禁在家中。为清除异己势力,本·萨勒曼还计划将阿卜杜拉国王的儿子穆塔布领导的国民卫队并入国防部。为避免萨勒曼家族垄断王位,沙特王室修订了《基本政治制度》,规定“今后国王和王储不得来自同一支系”。但沙特修订《基本政治制度》已成家常便饭,这使得权力传承将存在变数。

  在对外方面,本·萨勒曼和其“导师”——阿联酋阿布扎比王储穆罕默德·本·扎耶德共同进退,形成“双储治海湾”的新秩序。他们欲以美国为靠山,在海湾乃至中东、伊斯兰世界称霸。然而,作为军力羸弱的“安全接受者”,沙特以教派划线,迫使地区国家选边站队,与伊朗抗衡,并蛮横惩戒不肯屈从的卡塔尔,将损耗沙特的软硬实力,将自己置于危险境地。沙特在也门的军事行动便是例证。战争爆发两年多来,不仅沙特的既定目标已成泡影,还把这个原本贫瘠的国家打得千疮百孔,造成大量平民伤亡,酿成严重的人道主义惨剧。此外,沙特把宝押在特朗普政府身上,恐将付出高昂的政治、经济和民意代价。

  在经济领域,“2030年愿景”看上去很美,但实施起来困难重重。从过去两年沙特的改革进程来看,本·萨勒曼主推的改革缺乏深思熟虑、乏善可陈。水价、公务员津贴、签证费等改革均如同儿戏般朝令夕改。同时,随着社会文化领域的改革进一步深化,或将引发宗教保守势力的抵制。

  作为中东和伊斯兰世界的大国、世界最大的石油出口国,沙特的稳定关乎地区和世界的和平与发展。年轻的本·萨勒曼承载了太多的光荣与梦想,也面临众多挑战与险阻。这个年轻人注定为处在中东漩涡中心的沙特王国增添更多未知。

  (作者为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海湾研究中心主任、教授)

责任编辑:朝子
声明:凡注明来源"钝角网"文章的,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原文链接。本网站作为互联网言论交流平台,所刊发文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参与评论
接连换储后,沙特迎来“萨勒曼王朝” 会员

排行榜

热门关键词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们会继续努力!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